应聘中英文佛典比较研究,网站开发媒体编译博士教师出家禅师

应聘中英文佛典比较研究,网站开发媒体编译博士教师出家禅师;原为广州某

全国重点大学专职教师,后在港深国际大都市任专职高级研究员和兼职教授,

家庭永久居住地:北美,面试时将提供研究教学经验的大量证件等资料原件,

30年佛教比较研修,未婚无女友终身童男,请来电子邮件,不要在网上留言

 

研究,听读,思维其义,受持,如说修行,为他人说…
以经法为师,以戒律为师,英译和汉译原始佛教巴利圣典尼柯耶:南传上座部五部正法(相应,,,增支,);汉传四阿含经(,,,增壹),净土五经和药师三经:佛说八正道经,四谛经,五蕴皆空经,入出息念经,大念处经,念处经,不断经,法海经,八关斋经,戒德香经,大般涅槃经;五分律,四分律.
电子佛典佛教网站开发培训
曾在中国深圳和广州的大学和公司为MSEMBA等学生和网络公司员工职业培训,以中英文双语演讲或讲授过:计算机英语,雅思,GRE,TOEFL;SASSPSS金融计量与数理统计,数据挖掘商业智能,管理信息系统,电子商务网站云计算开发,Spring STSEclipse开源开发工具,UML面向对象系统分析设计,Scala/Java函数式和面向对象程序设计,人工智能算法开发,ScrumWorks敏捷,极限和统一开发项目管理软件工程,OracleMySQL数据库.

曾管理过的电子佛典多语多媒体佛教网站开发编译项目

佛随念向群英汉巴利语多媒体图书馆http://naxq.wordpress.com

向群北美和亚洲佛教大学精舍寺院史http://scbbb.wordpress.com

向群英译汉译巴利相应部杂阿含律藏http://siebii.blogspot.com

巴利相应长部律藏向群多语比较研修http://sieii.wordpress.com

四圣谛八正道向群止观禅修网络道场https://bdxq.wordpress.com

向群南传上座部尼柯耶汉传阿含正法http://hanxq8.blogspot.com

原始佛法英汉译巴利圣典向群藏经阁http://scebb.wordpress.com

电子佛典宗教网站云服务开发
DATA MINING & AI PREDICTIVE ALGORITHMIC TRADING CLOUD DEV

 

Google® Plugin for Eclipse 3.7,GWT 2.3,App Engine,AdSense,Chrome OS;

 

VMware® Player,STS scala/java IDE,Cloud Foundry;Cloudbees Toolkit;

 

UML Lab;Extraction,Lift,AJAX,Structs;Oracle® JDK 7,OpenOffice,MySQL;

 

IBM® SPSS,Eclipse IDE for scala/java,MyEclipse for Spring;SAS® 9.2;

 

JOONE;JGAP;JDMP;Knime;Weka;Mallet;LibSVM;ScrumWorks+XP+RUP.

语言能力
1991 中国英语六级统考证书,英语词汇量:5,精通金融软件和宗教英语;

互联网上英文沟通与电子商务,英汉汉英翻译速度:5千字/(非全职);

现代美国英语口语:流利,中英文盲打五笔加拼音速度:每分钟50;

译典通8.0,译星,狂飙译族,东方快车,IBM翻译家,Han Translator;搜狗五拼;

母语华文汉语,国语普通话:精通,香港话粤语:良好,第二外语:法文读写水平一般.

教育

硕士        1990-1993     东北财经大学信息系(中国大连)

大学        1982-1986     南开大学计算机系(中国天津)

最佳联系方式

谷歌账户电子邮件:siebii@gmail.com;深圳手机(+86)13316583001

请详见北美网址http://hanxq8.blogspot.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简繁体中文 | 留下评论

ENGLISH-CHINESE MULTIMEDIA WEB-ZEN MASTER,COMPILER & TEACHER

ENGLISH-CHINESE MULTIMEDIA WEB-ZEN MASTER,COMPILER & TEACHER

BASIC INFO

 

Name:Xiangqun

Home:North America

English,Chinese Level:Website & Media Columnist

 

CAREER OBJECTIVE

English-Chinese Web Software Designer,Editor,Translator,instructor

Seeking a Both Full-Time And Part-Timejob in the Social Services & Buddhism field.

For all the suitable jobs I can get to work Immediately.

TEACH EXPERIENCE

stock algorithms cloud trading data mining multimedia web site development training
In Shenzhen and Guangzhou of China I have been taught in the universities, training centers and companies for MSE, MBA and MFE students, investors salon, securities,futures and network vocational training to employees, in English-Chinese bilingual Xiangqun securities algorithm cloud trading forecast site developing original cases; computer English, IELTS, GRE, TOEFL; SPSS data mining, Eclipse and Visual Studio software development tools, Java object-oriented programming, Expression Studio multimedia web site development, UML software engineering.

 
 
 

EDUCATION

1990/7-1993/7

Dongbei University of Finance & Economics

PRC , Dalian

Master’s Degree of Commerce

Financial Information Management,Digital Economics

1982/7-1986/7

Nankai University

PRC , Tianjin

undergraduate

Computer & Systems Science

DATA MINING & AI PREDICTIVE ALGORITHM TRADING CLOUD DEV

Google® Plugin for Eclipse 3.7,GWT 2.3,App Engine,AdSense,Chrome OS;

VMware® Player,STS scala/java IDE,Cloud Foundry;Cloudbees Toolkit;

UML Lab;Extraction,Lift,AJAX,Structs;Oracle® JDK 7,OpenOffice,MySQL;

IBM® SPSS,Eclipse IDE for scala/java,MyEclipse for Spring;SAS® 9.2;

JOONE;JGAP;JDMP;Knime;Weka;Mallet;LibSVM;ScrumWorks+XP+RUP.

MAJOR PROJECTS HAVING EVER MANAGED:
1993-Present CTO of Stanley Capital e-Business Studio & International

1998-1999 Web-based Securities Product Development CTO of Hongkong Liming Network Inc.
1996-1998 Systems Analyst & Manager of R & D of J & A Securities Inc.
1996-1999 Part-time CTO of MacroTrend Stock Investment Analyst Software
1995-1996 R & D Manager in Shenzhen Stock Exchange Greattrend Website
1993-1995 Hongkong Genius Securities DSS analyst and manager of R & D
1991-1993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DSS analysis of the project practice of master dissertation on the Pudong-Ningbo Development


TREATISES PUBLISHED ON THE OPEN MEDIA
As a e-Business project manager in the domain of investment fund by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I have implemented the complete IT fusion & possess hybrid original resources of Financial e-Business with web designer,project manager & domain expert in investment system analyst;as a famous expert & manager of investment intelligent e-Business,I have published
over ten thousandpieces of articles on the global internet new & traditional media:newspaper,magazine,periodicals,radio,cable and wireless TV,telephone hotline,column of global famous website in the fields of e-buddhist-Business & investment forecast in English-Chinese,also provideweb services with both forecast content product and investmentlabour

LANGUAGE ABILITY
1991 Certificate of CET at Band Six by National Educational Ministry of PRC
English Vocabulary: 50, 000, Especially Expert in Financial e-Buddhist-Business English
Internet-based Communication & e-Business In English
Modern American Verbal English: Fluent
English-Chinese Bi-directional Translation Speed: 5,000 WPD (Part-time)

Computer & internet aided translating software:金山快译,东方快车,金山词霸
Typing Speed: About 80 English/Chinese WPM
Mother Tongue: Chinese (Mandarin: Fluent; Cantonese: well)

CONTACTME

E-mail:siebii@gmail.com;Mobile:(+86)13316583001

佛随念向群英汉巴利语多媒体图书馆http://naxq.wordpress.com

向群北美和亚洲佛教大学精舍寺院史http://scbbb.wordpress.com

向群英译汉译巴利相应部杂阿含律藏http://siebii.blogspot.com

巴利相应长部律藏向群多语比较研修http://sieii.wordpress.com

四圣谛八正道向群止观禅修网络道场https://bdxq.wordpress.com

向群南传上座部尼柯耶汉传阿含正法http://hanxq8.blogspot.com

原始佛法英汉译巴利圣典向群藏经阁http://scebb.wordpress.com

发表在 US English | 留下评论

Candidates in English Buddhist studies, site development media compile Dr teacher monk Zen master

Candidates in English Buddhist studies, site development media compile Dr teacher monk Zen master; formerly a Guangzhou
Any full-time teachers, a national key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and Shenzhen international metropolis full-time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nd Adjunct Professor,
Family of permanent residence: North America, the interview will provide original research and teaching experience in a large number of documents and other information.
Nearly 30 years of Buddhist training, unmarried girlfriend lifelong Boys invited to e-mail, do the online

● Research, listening and reading, thinking its meaning, accept and uphold, as a practice, for others …
By France as a teacher, and precepts for the teacher, the English Version and Translation of the original Buddhist Pali Sacred Nike Ye: five of the Theravada Dhamma (the corresponding long, incremental, small); the Chinese tradition of Agama by (Miscellaneous, long, medium and growth One), the Pure Land of the Five Classics and pharmacists: by Buddha Eightfold Path, Four Noble Truths by, the five aggregates emptiness by the breath chanting loudly recited at by mindfulness by constantly by , France by the sea, Eight fasting upon by quit Germany Hong big as Nirvana Sutra; law-fifth quarter of the law.
● Electronic Buddhist Scriptures Buddhist website development training
Had in China, Shenzhen and Guangzhou, the University and the company for the MSE and MBA and other students and network company employees vocational training, in both Chinese and English bilingual speech or teach too: computer English, IELTS and the GRE, the TOEFL; SAS and SPSS financial measurement and the number of management statistics. data mining business intelligence, 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s, cloud computing, development of e-commerce website and Spring STS and the Eclipse open source development tools, UML object-oriented systems analysis design, the Scala / Java functional and object-oriented programm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lgorithm development, ScrumWorks agile, limits and unified development project management, software engineering, Oracle and MySQL database.
● Electronic Buddhist Scriptures has managed multi-lingual multimedia Buddhist website development project is compiled
Buddha with the read to the heroes Han Bali Language Multimedia Library http://naxq.wordpress.com
Xiangqun North American and Asian Buddhist Vihara temple history http://scbbb.wordpress.com

Xiangqun 6 translation Bali corresponding Ministry Samyuktagama legal possession of http://siebii.blogspot.com
Bali corresponding long the Ministry of Vinaya Xiangqun multilingual comparison training http://sieii.wordpress.com
Four Noble Truths and Eightfold Path Xiangqun meditation and insight meditation network dojo https://bdxq.wordpress.com

Xiangqun Theravada Nike Ye Han Chuan Agama Dhamma http://hanxq8.blogspot.com
Original Buddhism English Translation Bali Sacred Xiangqun scripture library http://scebb.wordpress.com
● Electronic Buddhist religious site cloud service development
DATA MINING & AI PREDICTIVE ALGORITHMIC TRADING CLOUD DEV

Google ® Plugin for Eclipse 3.7, GWT 2.3, the App Engine, AdSense, the Chrome OS;

VMware ® Player, STS scala / java IDE, Cloud Foundry; Cloudbees Toolkit;

The Lab of the UML; Extraction is the Lift, the AJAX, Structs; Oracle ® JDK 7, OpenOffice, MySQL;

IBM ® SPSS, the Eclipse IDE for the scala / java MyEclipse for the Spring; SAS ® 9.2;

JOONE; JGAP; JDMP; Knime; Weka; Mallet; LibSVM; ScrumWorks + XP + RUP.
● language skills
1991 CET examination certificate, English vocabulary: 50000, proficient in financial software and religion, English;
English communication and e-commerce on the Internet, the speed of English and Chinese – English translation: five thousand words / day (-time);
Modern American English: Fluent in English comfortably, five-stroke plus Pinyin speed: 50 words per minute;
Dr.eye 8.0 Transtar Hurricane translated family, Orient Express, the IBM translator, Han, Translator; Sogou five fight;
Native language – Chinese, Chinese, Mandarin Mandarin: fluent in words of Cantonese in Hong Kong: Good, second language: French general reading and writing level.
● Education
Master 1990-1993 Northeast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Information Department (Dalian, China)
University 1982-1986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Nankai University (Tianjin, China)

● Best Contact

Google account e-mail: siebii@gmail.com; mobile phone (+86) 13316583001
Please refer to North America web site http://hanxq8.blogspot.com

发表在 US English | 留下评论

關於部分巴利專有名詞採用新音譯的方案

關於部分巴利專有名詞採用新音譯的方案[1]

 

雖然唐代著名的佛經翻譯家玄奘大師在翻譯佛經時提出了「五種不翻」[2]的原則,但實際上他在翻譯實踐中仍然採用了許多新的翻譯用語,比如把舊譯的「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新譯爲「一時,薄伽梵在室羅筏,住逝多林給孤獨園」,把舊音譯的「比丘」重譯爲「苾芻」等等即是其例。玄奘大師的翻譯作品無論是在精准度方面,還是在行文的流暢性方面,在中國古代翻譯史上亦可謂首屈一指的。然而,現今於中國漢傳佛教界所通用的佛學用語,有很大部分卻是採用姚秦時鳩摩羅什的譯語,而不是採用玄奘大師的譯語。究其原因,很可能與羅什所譯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阿彌陀經》《妙法蓮華經》等經文流傳的廣泛性有關。

光陰荏苒,倏然已經來到了二十一世紀。隨著資訊的發達和交通的便利,中國人有機會接觸到流傳於斯里蘭卡、緬甸、泰國等國家和地區的南傳上座部佛教。南傳上座部佛教以其原始樸素的風貌、嚴謹的道風、嚴密的教理、系統的禪修次第,正吸引著越來越多熱愛正法的人們的青睞和重視。要學習和實踐南傳上座部佛教,首先要接觸到的是其根本聖典——巴利三藏。

目前,在以華人爲主的南傳上座部佛教圈中,以漢語爲媒介語的南傳佛教譯著可謂少之又少。在這些少得可憐的中文譯著中,唯一全譯的巴利三藏是由臺灣元亨寺翻譯的《漢譯南傳大藏經》。然而,衆所周知,這一套《漢譯南傳大藏經》是從日譯本轉譯過來的,在翻譯質量上還存在有待改進之處,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經典的權威性和可讀性。也正因此,把整套巴利三藏直接從巴利語翻譯成漢語也就成爲必要。

由於華人對南傳上座部佛教的研究和修學方興未艾,因此在音譯巴利語專有名詞方面也莫衷一是,有的借用北傳古譯,有的採用新譯,有的新老並舉。有鑒於此,很有必要制定一套行之有效的翻譯規範。在此新的翻譯規範當中,對巴利語專有名詞音譯的統一問題將成爲其中的一項重要的內容。

在新的翻譯規範中,是繼續借用現有的北傳佛教的古譯來代替巴利語專有名詞的音譯呢?還是根據巴利語的實際讀音進行重新拼譯呢?以下將專就這個問題來進行討論和分析:

1、目前收錄於漢傳佛教大藏經中的經典,絕大部分是從梵語(saïskrit)翻譯過來的,而南傳上座部佛教所使用的經典語言是巴利語。雖然梵語與巴利語皆同屬於古印度的雅利安語,但梵語屬於正統的雅語,爲婆羅門、刹帝利等高等種族所專用。而巴利語乃屬於當時的民衆方言——布拉格利語(pràkrit)的一支,廣泛使用於普羅大衆之間。這兩種語言在發音、詞型、語法等方面皆不盡相同,不能混爲一談。

2、佛教梵語是當時流傳於西北印度和中亞細亞的說一切有部等部派佛教以及大乘佛教所使用的經典語言,而巴利語是屬於南傳上座部佛教所使用的經典語言。這兩種不同的經典語言分別爲不同的傳承(傳統)所使用,不能一概而論。

3、南傳上座部佛教相信:巴利語是佛陀當年講經說法時所使用的馬嘎塔口語,故又被稱爲「馬嘎底語」(Màgadhika, Màgadhã,摩揭陀語)或根本語(Målabhàsa)。這種語言早在西元前3世紀阿首咖王(Asoka,阿育王)時代即隨著佛教的傳播而傳到了斯裏蘭卡和緬甸,並一直流傳到今天。雖然梵語起源於古老的吠陀語,在語源上和歷史上比巴利語還要早好幾個世紀乃至上千年,但是佛教開始較廣泛地使用梵語(即佛典的梵語化)卻是在西元1世紀左右,亦即在佛滅五、六百年以後的事。以後來的佛典語言與早期的佛典語言相提並論,似有欠妥之處。

4、在《律藏·小事篇》中記載,佛陀在世時,有兩位婆羅門出身的兄弟比庫企圖要求佛陀允許他們將佛語加上梵語的音韻(Chanda,闡陀),遭到佛陀的嚴厲呵責與禁止[3]。音韻是一種吐字講究、格律工整、文句優雅、韻律長短有序、聲調抑揚頓挫的婆羅門讀誦法,常被運用於造偈語頌詩,爲當時的婆羅門等高等種姓所採用。音韻學是梵語的重要組成部分,有時也可等同於梵語[4]。佛陀之所以禁止把佛語加進梵語的音韻,而提倡比庫們使用俗語——馬嘎底口語——一種在當時中印度恒河流域一帶地區被普通老百姓廣泛使用的民衆方言,是爲了避免後來的佛弟子們捨法逐文、以音壞義。爲佛弟子,應該謹記佛陀的這一項教導!

5、梵語是由形成於西元前15世紀~西元前10世紀古老的吠陀教所使用的吠陀語演變而來,之後又經歷古典梵語的階段,一直以來都是婆羅門祭司階層用來讀誦吠陀、祭拜諸神的專門用語。約在西元前3世紀~西元2世紀的四、五百年間,梵語又經過幾代文法家的改革和規範化,使其最終成爲在全印度範圍內廣泛使用的語言而漸趨定型。西元4世紀,隨著信奉婆羅門教-印度教的笈多王朝統一印度,印度教因得到了統治者的扶持而風行全印度,梵語也作爲國家的公用語而得到全面的推廣應用。佛教在與婆羅門教對抗競爭與接受國家王權的雙重壓力之下,佛典的梵語化便在佛教內部全面展開,乃至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混有大量俗語成分的、不規範的「佛教梵語」,或稱「混合梵語」。佛教抛棄俗語而完全採用梵語,其結果是不僅使婆羅門教-印度教對佛教的影響越來越大,還使佛教越來越脫離一般民衆,最終走向了學術化與經院化。佛教在印度發展到後期階段之所以會逐漸消融于印度教文化大潮之中,乃至最後在印度本土銷聲匿迹,這與佛典的梵語化不能說完全沒有關係。作爲佛弟子,抛棄佛陀自己的語言而使用外道(婆羅門教-印度教)的語言[5],這是否恰當呢?

6、梵語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早已失傳了,而從印度傳到中亞細亞、中國漢地和西藏等地的梵文經典都被譯成了當地的語言文字。現在要瞭解梵語,也只能靠近現代在中亞細亞等地出土的殘片或散落於西藏各地寺院的經典來進行研究。然而,流傳了兩千多年的巴利語直到今天仍然在斯裏蘭卡、緬甸、泰國等南傳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受到高度的尊重與廣泛的使用,許多上座部比庫甚至還能流利地使用巴利語來進行對話和書寫。以「死」的梵語取代「活」的巴利語,實爲不妥!

7、巴利語主要流傳於斯裏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老撾等南傳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而梵語在中世紀時主要流傳於印度和中亞細亞一帶,這兩種語言所流傳與被使用的區域也不同。

8、當以梵語爲媒介語的部派佛教和大乘佛教的經典被翻譯成漢語時,古代的譯經家們皆以他們那個時代、那個地區所使用的方言來音譯梵語的專有名詞。因此,不同時代的譯經家們對於同樣的一個梵語名詞也有不同的譯法。比如「印度」(Indu)一詞,古代就曾音譯爲:身毒、申毒、天竺、天篤、身篤、乾篤、賢豆、身豆、天豆、印土、呬度等等。隨著時代的不斷變遷,語言文字也在不斷的變遷,這些以古代發音來音譯的梵語名詞,在今人讀來,有些不僅異常拗口,而且與梵語的原來讀音已經相去甚遠矣。

9、目前通用於中國漢傳佛教界的梵語古音譯,有很大部分採用的是東晉時龜茲人(今中國新疆)鳩摩羅什的譯語。而他的許多譯語、譯意,即使在其後不久的唐代,也被玄奘大師、義淨法師等精通梵唐語言的翻譯大家們批評爲「訛也」「訛略也」。現在只要稍懂梵巴語言的專家、學者,也不難看出這些譯語的錯誤與訛略。

10、更有甚者,中國佛教的祖師大德們自古以來就有創新、發揮的習慣,對於直接從印度與西域傳過來的佛教也不肯完全地學習與接納,而要與中華的本土文化進行一番融會貫通,才能有選擇性地接受與吸收。對於古來音譯的梵語專有名詞,他們也不肯直接按照其讀音來拼讀,而要稍爲改一改、變一變,使這些原來已經夠彆扭的梵語音譯變得錯上加錯。比如「般若」(慧) 一詞,梵語爲praj¤à,接近現在的讀音「不拉只雅」, 巴利語爲pa¤¤à,讀音近似爲「班雅」, 與「般若」很接近。但「般若」一詞在目前的漢傳佛教界並不直接讀爲「般若」,而是訛讀爲「波惹」或「波夜」;比如「阿那般那」(入出息,簡稱安般)的正確漢語讀音與巴利語和梵語ànàpàna的發音幾乎一致,可現在這個詞被普遍訛讀爲「婀娜波娜」;又比如把「阿羅漢」讀爲「婀羅漢」,甚至簡化成詞義相反的「羅漢」。這種不明真相、自作聰明的拼讀方法究竟起於何時,現在已無從考究了。如果仍然把現有北傳佛教的梵語古音譯用在巴利語專有名詞的音譯上,這種錯誤的拼讀方法必然還將以訛傳訛地繼續使用下去。

11、語言本来就是人們用來交流溝通的一種工具。這些梵語古音譯對於講「圓融」「方便」的北傳大乘佛教來說,只要大家能聽得懂,明白其意,當然不必過多細究[6]。然而,上座部佛教屬於「保守派」,注重傳統,教理精密、道風嚴謹,對於那些不求甚解、不甚了了的治學態度難以在上座部傳統中立足。有志於修學南傳佛教的華人自然也應該繼承上座部的這種優良傳統。在使用巴利語專有名詞的音譯方面,如果繼續借用北傳佛教馬大哈式的梵語古音譯,實在與上座部的傳統相左!

12、目前巴利語流傳於斯裏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老撾等南傳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已經成爲一種國際性語言了,不同國家之間的比庫及佛教學者至今仍然可以用巴利語來進行交流和溝通。雖然巴利語作爲一種語言,自古至今都沒有自己獨立的文字,但是,所有的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都使用自己國家、民族的語言字母來拼寫巴利語。他們之所以可以使用巴利語來進行對話,是因爲他們在使用自己的語言字母來拼寫巴利語時都是採用音譯法。假如這些不同語言字母的音譯拼讀法沒有一種共同的發音的話,他們之間的溝通交流也成爲不可能。如果華人圈的南傳上座部佛教弟子仍舊借用現有北傳佛教的梵語古音譯來拼讀巴利語的話,那麽,這種帶有濃厚北傳色彩的巴利語音譯,就將與已經成爲南傳佛教弟子之間用來溝通交流的國際性語言相脫節。同時,在外國的南傳上座部佛教弟子們聽來,華人圈中的南傳佛教弟子們所講的巴利語發音也將是怪模怪樣的。

13、巴梵分離的做法並不是沒有先例。在英文佛學著作中,北傳大乘佛教(包括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的作品在使用源於梵文的專有名詞時所採用的梵語,比如dharma(法,達摩)、karma(業,羯磨)、nirvàõa(涅槃)、bhikùu或 bhikshu(比丘)、sutra(經,修多羅)等,在上座部佛教的作品中都使用了巴利語dhamma, kamma, nibbàna, bhikkhu, sutta等。可以想見,假如一位西洋的上座部比庫在談論佛法或寫作時使用梵文來表述一些專有名詞的話,是多麼的不倫不類。

14、如果繼續借用現有北傳佛教的梵語古音譯來拼讀巴利語的話,其唯一的好處就是爲那些已經有一定北傳佛學基礎的信徒們提供語言上和理解上的方便。換而言之,如果在華人圈中發展南傳上座部佛教只是爲了化度和改進北傳佛教的話,或者其發展對象只著眼於目前已經接受和借用北傳梵語古音譯的那一群南傳信衆的話,當然沒有必要探討所謂巴利語新音譯的問題。然而,從現實情況來看,能夠對南傳上座部佛教感興趣,能夠更系統、更完全、更純粹地接受上座部佛教傳統的人,反而更多的是那些並沒有北傳佛教基礎、見地純如白紙的人,以及那些雖然曾經接觸過北傳佛教,但所受影響並不很深的一群人(這一點在中國大陸尤其明顯)。這一群人對許多北傳佛教的專門術語以及梵語古音譯往往都比較陌生。在這種情況之下,是否有必要讓他們在剛開始學習南傳上座部佛教的時候,就接觸和使用發音與巴利語實際讀音有一定差距的北傳梵語古音譯呢?然後再讓他們把這種不規範的閱讀方法和拼讀方法養成習慣,以訛傳訛地一代一代繼續流傳下去呢?今日不改,更待何時?!

15、與北傳大乘佛教對比起來,南傳上座部佛教在華人圈中從過去直至現在都是屬於弱勢群體。因此,在巴利語專有名詞的音譯方面一直以來都借用北傳佛教的梵語古音譯也是情有可原的。然而,南傳上座部佛教無論是在三藏經典、教義教理、禪修方法、修行目標、生活方式等方面,還是在歷史淵源、教法傳承方面,都與北傳大乘佛教有很大的區別。從長遠的眼光來看,如果南傳上座部佛教要在華人圈之中弘揚、紮根、發展,就不能過多地依賴北傳佛教!

爲了繼承南傳上座部的傳統,爲了悲愍未來的有緣人,華人圈的上座部佛教應該到要自立的時候了!

 

基於上述種種理由,在漢譯巴利三藏翻譯新規範中,對巴利語專有名詞的音譯問題,將選擇根據巴利語的實際讀音進行重新拼譯。

在此所謂的「根據巴利語的實際讀音進行重新拼譯」,乃是指以最接近印度古音的斯裏蘭卡的巴利語讀音爲標準音[7],同時參考國際巴利語讀音標準來拼讀巴利語,然後再以與該巴利語讀音最接近的普通話(國語)讀音相對應的漢字拼寫出來。例如:巴利語pàtimokkha,以國際音標拼讀爲[pa:timokkha], 漢語拼音則拼讀爲[bà di mok ka],再以漢字拼寫出來則成了「巴帝摩卡」。因此,巴利語pàtimokkha的新音譯爲「巴帝摩卡」。

 

當然,巴利語屬於印歐語系,而漢語則屬於漢藏語系,它們分別屬於不同的語言系統。同時,巴利語是表音的語言,而漢語則是表意的語言,在表音語言中的許多讀音是作爲表意語言的漢語所無法拼讀的。比如巴利語的母音分爲長音和短音,子音又有硬音、軟音、不氣音和送氣音之分,而這些都是漢語拼音中所沒有的。比如說在巴利語反舌音組硬音不氣音的ña,ñà,齒音組的ta,tà,在實際拼讀時是有長音和短音的區別的,但是在普通話中卻只能找到與其中的「tà」最接近的讀音,也就是漢語拼音的「dà」,再拼寫成相對應的漢字時,這四個不同的讀音只能通通都音譯成「答」一個漢字了。

同時,巴利語也有許多在普通話讀音中(不包括某些地區的方言讀音)無法找到相對應的漢字拼寫出來的發音,比如:ki, khi, khe, gi, ghi, chi, che, je, jhe, ¤a, ¤i, ¤u, ¤e, ¤o, vi, vin, hon, hi, hin等等。

世間萬事萬物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要把巴利語的讀音發好,除非是下功夫學好巴利語。由於普通話讀音和漢語拼音的局限性,要完全準確無誤地把巴利語音譯成相對應的漢字,使我們在拼讀時能夠與巴利語的讀音一模一樣是不可能的。

即使如此,我們仍然可以採用最接近或最相似的漢字來重新拼譯巴利語讀音。當華人佛弟子們在使用這些新音譯的巴利語與外國的南傳佛教弟子進行交流和溝通時,至少也能夠讓他們明白我們想要表達的是什麽。

在接受一件新事物時,剛開始多少會感覺不習慣。對那些已經有一定北傳佛學基礎的信徒們來說,在剛開始閱讀和接觸新音譯的巴利語(與其說是新事物,倒不如說是回歸古老的傳統)時,多少會有點不習慣也是情理中事。但是,這只不過是一個時間性的過程,一個慢慢適應與習慣的過程。歐美人士在剛開始接觸和學習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陌生的東方佛教時,他們所懂得的佛教專有名詞與專門術語總不會比咱們中國人多吧?他們豈不也是經歷了使用自己的國家語言字母來拼寫巴利語的這一個過程?歐美人士接觸到南傳上座部佛教也不過是最近一百多年的事,但比起華人來說,他們已經遙遙領先,令我們這些號稱有「兩千年佛教文化底蘊」的中國人早已望塵莫及了。

接受巴利語的新音譯還是一個態度的問題,如果就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還談什麽學習南傳巴利三藏、繼承南傳上座部的傳統、回歸佛陀的教導呢?!

因此,對於巴利語專有名詞的新音譯,我們可以做到的是:「雖然無法樣樣十全十美,但也儘量做到最好。」

最後,需要強調的是:巴利語是佛陀的語言,作為佛陀的弟子,學習與使用佛陀的語言是我們的本分!

附表一:

 

新音譯巴利讀音相對應漢字表

 

a,à

i,ã

u,å

e

*

o

ka

ki

*

ku

ke

*

ko

ka§

kha

khi

*

khu

khe

*

kho

kha§

ga

gi

*

gu

ge

go

ga§

gha

ghi

*

ghu

ghe

*

gho

gha§

ca

ci

cu

ce

*

co

ca§

cha

chi

*

chu

che

*

cho

cha§

ja

ji

ju

je

*

jo

ja§

jha

jhi

jhu

jhe

*

jho

jha§

¤a

*

¤i

*

¤u

*

¤e

*

¤o

*

¤a§

*

ta

ti

tu

te

*

to

ta§

tha

thi

thu

the

*

tho

tha§

da

di

du

de

*

do

da§

dha

dhi

dhu

dhe

*

dho

dha§

na

ni

nu

ne

no

na§

pa

pi

pu

pe

po

pa§

pha

phi

phu

phe

pho

pha§

ba

bi

bu

be

bo

ba§

bha

bhi

bhu

bhe

bho

bha§

ma

mi

mu

me

mo

ma§

ya

yi

yu

*

ye

yo

ya§

ra

*

ri

*

ru

*

re

*

ro

*

ra§

*

la

li

lu

le

lo

la§

va

vi

*

vu

ve

vo

va§

sa

si

西

su

se

*

so

sa§

ëa

ëi

ëu

ëe

ëo

ëa§

ha

hi

*

hu

he

ho

ha§

 

註:

1、  本表中的漢字使用普通話(國語)讀音拼讀。

2、  由於普通話讀音極爲有限,表中所列的漢字只是與相對應的巴利語讀音最接近的漢字,有許多並不能視爲巴利語的實際讀音。

3、  凡帶有 *者,表示該巴利語讀音在普通話讀音中沒有相對應的漢字,表中所列的只是取其近似音的漢字。

4、  表中的a, i, u列只舉出短母音,而實際上也包括了長母音。如第二行:ka, ki, ku, 實際代表了ka, kà; ki, kã; ku, kå三組。

5、  從第11行至15行的ta, tha, da, dha, na. 前面a, i, u列中的每一個字皆代表四個讀音;如ta,代表ña, ñà, ta, tà 四個讀音。而後面e, o列中的每一個字也皆代表了四個讀音;如no,代表õo, õº, no, nº 四個讀音。

6、  最後一列a§,也包括了aï 音;如ka§, 代表了kaï, ka§ 兩個讀音。

7、  在音譯巴利語時,先從上表中找到羅馬字母的巴利語,再以相對應的漢字拼譯出來。偶爾也有一些字音可因具體的情況而稍作變化。如:Asoka(阿育王),以相對應的漢字拼譯出來爲「阿索咖」,但實際音譯爲「阿首咖」。

附表二:

 

部分巴梵專有名詞新舊音譯對照表

 

一、諸佛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Gotama 苟答馬 Gautama 喬答摩,瞿曇
Vipassã 維巴西 Vipa÷yin 毗婆尸,毗缽尸
Sikhi 西奇 øikhi 尸棄,式棄,式詰
Vessabhu 韋沙菩 Vi÷vabhå 毗舍浮,毗舍婆
Kakusandha 咖古三塔 Krakucchandha 拘留孫,拘樓秦
Konàgamana 果那嘎馬那 Kanagamuni 拘那含牟尼
Kassapa 咖沙巴 Kà÷yapa 迦葉,迦攝波
Metteyya 美德亞 Maitreya 彌勒,彌帝隶

 

二、比庫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bhikkhu 比庫 bhikùu 比丘,苾芻
Sàriputta 沙利補答 øàriputra 舍利弗,舍梨子
Mahàmoggallàna 馬哈摩嘎喇那 Mahàmaudgalyàyana 摩訶目犍連
Mahàkassapa 馬哈咖沙巴 Mahàkà÷yapa 摩訶迦葉
ânanda 阿難達 ânanda 阿難陀,阿難
Upàli 伍巴離 Upàli 優波離,優婆離
Ràhula 拉胡喇 Ràhula 羅睺羅,羅雲
Mahàkaccàyana 馬哈咖吒亞那 Mahàkàtyàyana 摩訶迦旃延
Puõõamantànãputta 本那滿答尼補答 Pårõa-Maitrànãputra 富樓那滿慈子
Mahàkoññhita 馬哈果提答 Mahàkauùñhila 摩訶俱絺羅
Mahàkappina 馬哈咖比那 Mahàkalpina 摩訶劫賓那
Anuruddha 阿奴盧塔 Aniruddha 阿那律
Nanda 難達 Nanda 難陀
Bàkula,Bakkula 拔古喇 Vakkula,Bakkula 薄拘羅,薄俱羅
Subhåti 蘇菩帝 Subhåti 須菩提
A¤¤à-Koõóa¤¤a 安雅袞丹雅 âj¤à-Kauõóinya 阿若憍陳如
Assaji 阿沙基 A÷vajit 阿說示
Pilindavaccha 畢陵達瓦差 Pilindavatsa 畢陵伽婆蹉
Gavampati 嘎旺巴帝 Gavà§pati 憍梵波提
Revata 勒瓦答 Revata 離婆多,離越
Dabba mallaputta 達拔馬喇子 Dravya mallaputra 沓婆摩羅子
Piõóola-bhàradvàja 賓兜喇跋拉度阿迦 Piõóola-bhàradvàja 賓頭盧跋羅墮闍
Cåëapanthaka 朱臘般他嘎 Cåóapanthaka 周利槃陀迦
Kàëudàyin 咖嚕達夷 Kàlodàyin 迦留陀夷
Yasa 亞沙 Ya÷a, Ya÷oda 耶舍,耶輸陀
Kimbila, Kimila 金比喇 Kamphilla 金毘羅
Cunda 准達 Cunda 純陀,准陀
Subhadda 蘇跋達 Subhadra 須跋陀羅
Devadatta 迭瓦達答 Devadatta 提婆達多,調達
Udàyã 伍達夷 Udàyã 優陀夷
Upananda 伍巴難達 Upananda 優波難陀
Channa 闡那 Chandaka 車匿,闡鐸迦
Mahinda 馬興德 Mahendra 摩哂陀,摩醯陀

 

三、比庫尼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bhikkhunã 比庫尼 bhikùunã 比丘尼,苾芻尼
Pajàpatã-Gotamã 巴迦巴帝苟答彌 Prajàpatã-Gautamã 波闍波提瞿曇彌
Yasodharà 亞壽塔拉 Ya÷odharà 耶輸陀羅
Khemà 柯瑪 Kùemà 差摩,讖摩
Thullanandà 土喇難達 Sthålànandà 偷蘭難陀
Saïghamittà 桑喀蜜妲 Sa§ghamitrà 僧伽蜜多

 

四、居士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Citta 吉答 Citra 質多羅
Ugga 伍嘎 Ugra 鬱伽,鬱迦
Jãvaka 基瓦咖 Jãvaka 耆婆,耆域,時縛迦
Visàkhà 維沙卡 Vi÷àkhà 毘舍佉
Mallikà 瑪莉咖 Mallikà 末利,摩利迦
Khujjuttarà 庫竹答拉 Kubjuttarà 久壽多羅
Uttarànandamàtà 伍答拉難答母 Uttarànandamàtà 鬱多羅難陀母
Sàmàvatã 沙瑪瓦帝 Kùemavatã 差摩婆帝

 

五、國王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Bimbisàra 賓比薩拉 Bimbisàra 頻婆娑羅,瓶沙王
Pasenadi 巴謝那地 Prasenajit 波斯匿,缽羅犀那恃多
Udayana 伍達亞那 Udayana 優填王,鄔陀衍那
Ajàtasattu 阿迦答沙都 Ajàta÷atru 阿闍世,阿闍多設咄路
Mahànàma 馬哈那馬 Mahànàma 摩訶男,摩訶那摩
Vióåóabha 維毒噠跋 Viråóhaka 毗琉璃,毗流勒,維樓黎
Asoka 阿首咖 A÷oka 阿育王,阿輸迦,阿恕伽
Milinda 彌林達 Milinda 彌蘭陀,彌蘭王

 

六、古國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Magadha 馬嘎塔 Magadha 摩揭陀,摩羯陀,默竭陀
Kosala 高沙喇 Kau÷ala 憍薩羅,拘薩羅,拘舍羅
Vajjã 瓦基 Vajjã 跋耆,跋闍,跋祇
Kàsi 咖西 Kà÷i 迦尸,伽尸,伽奢,伽翅
Malla 馬喇 Malla 末羅,摩羅
Aïga 盎嘎 Aïga 鴦伽,鴦迦
Kuru 古盧 Kuru 俱盧,居樓,拘樓
Gandhàra 甘塔拉 Gandhàra 犍陀羅,健馱羅,乾陀越

 

七、城市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Sàvatthã 沙瓦提 øràvastã 舍衛,室羅筏,室羅伐
Vesàlã 韋沙離 Vai÷àlã 毗舍離,吠舍厘
Bàràõasã 巴拉納西 Vàràõasã 波羅奈斯,婆罗痆斯
Kosambã 高賞比 Kau÷àmbã 憍賞彌,俱睒彌
Pàñaliputta 巴嗒厘子 Pàñaliputra 波吒厘子,巴连弗
Kapilavatthu 咖畢喇瓦土 Kapilavastu 迦毗羅衛,劫比羅伐窣堵
Lumbinã 倫比尼 Lumbinã 藍毗尼
Buddhagayà 布德嘎亞 Buddhagayà 菩提伽耶,佛陀伽耶
Kusinàra 古西那拉 Ku÷inagara 拘尸那揭羅,拘尸那
Uruvela 伍盧韋喇 Uruvilvà 優樓頻螺,烏盧頻螺
Saïkassa 桑咖沙 Sà§kà÷ya 僧伽施,僧迦尸,僧柯奢
Takkasilà 答咖西喇 Takùa÷ilà 德叉尸羅,呾叉始羅

 

八、律學名詞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pàtimokkha 巴帝摩卡 pràtimokùa 波羅提木叉
uposatha 伍波薩他 poùadha 布薩,布沙他
pàràjika 巴拉基嘎,他勝 pàràjika 波羅夷,波羅市迦
saïghàdisesa 桑喀地謝沙,僧始終 sa§ghàva÷eùa 僧伽婆尸沙,僧殘
nissaggiya pàcittiya 尼薩耆亞巴吉帝亞,捨心墮 naiþsargika pràya÷cittika 尼薩耆波逸提,尼薩耆波夜提
pàcittiya 巴吉帝亞,心墮 pràya÷cittika 波逸提,波夜提
thullaccaya 土喇吒亞,粗罪 sthålàtyayaþ 偷蘭遮,薩偷羅
kamma 甘馬,業,行為 karma 羯磨
mànatta 馬那答 mànatva 摩那埵,摩那垛
sàmaõera 沙馬內拉 ÷ràmaõeraka 沙彌,室羅摩拏洛迦
sàmaõerã 沙馬內莉 ÷ràmaõerikà 沙彌尼,室羅摩拏理迦
saïghàñã 桑喀帝,重複衣 sa§ghàñã 僧伽梨,僧伽胝
kañhina 咖提那 kañhina 迦絺那,羯恥那

 

九、其他名詞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arahant 阿拉漢 arhant 阿羅漢,阿羅訶
pàramã 巴拉密 pàramità 波羅蜜多,播囉弭多
vipassanà 維巴沙那 vipa÷yanà 毗婆舍那,毗缽舍那
àcariya 阿吒利亞 àcàrya 阿闍梨,阿遮利耶

 

 

十、天部衆名

巴利語

新音譯

梵語

古音譯

Tusita 都西答 Tuùita 兜率,兜率陀,都率,睹史多
Yàma 亞馬 Yàma 夜摩,耶摩,焰摩,炎摩
Sakka-devànam-inda 沙咖天帝 øakra-devànàm-indra 帝釋天,釋提桓因,釋迦提婆因陀羅
Vessavaõa 韋沙瓦納 Vai÷ravaõa 毗沙門,吠室囉末拏,鞞沙門
gandhabba 甘塔拔 gandharva 乾闥婆,健達縛,乾遝婆
yakkha 亞卡 yakùa 夜叉,藥叉,悅叉,閱叉,野叉
garuëa 嘎盧臘 garuóa 迦樓羅,迦留羅,揭路荼

 

 

 

附表三:

 

採用古音譯的部分巴利專有名詞

 

音譯

巴利語

梵語

其他古音譯

佛陀 buddha buddha 佛馱,浮陀,浮屠,浮圖
釋迦牟尼 Sakyamuni øakyamuni 釋迦文尼,奢迦夜牟尼
釋迦 sakya ÷akya 奢迦夜
牟尼 muni muni 文尼,茂泥
達摩 dhamma dharma 達磨,曇磨,馱摩,曇無
阿毗達摩 abhidhamma abhidharma 阿毗曇,毗曇,阿鼻達磨
saïgha,sa§gha sa§gha 僧伽,僧佉,僧企耶
沙門 samaõa ÷ramaõa

室摩末拏,舍囉磨拏

菩薩 bodhisatta bodhisattva 菩提薩埵,菩提索多
菩提 bodhi bodhi  
那摩 namo namas 南無,南謨,曩謨,納莫
禪那,禪 jhàna dhyàna 馱衍那,持阿那
三摩地 samàdhi samàdhi 三昧,三摩提,定
瑜伽 yoga yoga 瑜誐,庾伽
涅槃 nibbàna nirvàõa 泥洹,泥曰,抳縛南
舍利 sarãra ÷arãra 室利羅,設利羅,實利
支提 cetiya caitya 支帝,制多,制底耶
patta pàtra 缽多羅,缽和羅,缽盂
袈裟 kàsàya,kàsàva kàùàya 袈裟野,迦逻沙曳,迦沙
頭陀 dhåta dhåta 杜荼,杜多,投多,偷多
須彌 Sumeru Sumeru 蘇迷盧,須彌盧,修迷樓
贍部洲 Jambu-dãpa Jambu-dvãpa 閻浮提,閻浮利,贍部提
阿槃提 Avanti Avanti  
臾那 yona Yavana 余尼,夜婆那
支那 Cina Cina 至那,震旦,振旦,真丹
摩尼 maõi maõi 末尼,珠,寶珠
旃檀 candana candana 旃檀那,旃陀那,真檀
gàthà gàthà

偈陀,伽陀,偈頌

kappa kalpa 劫波,劫跛,劫簸,羯臘波
刹那 khaõa kùaõa 叉拏
由旬 yojana yojana 踰闍那,踰繕那,由延
阿蘇羅 asura asura 阿修羅,阿素洛,阿須倫
閻魔 Yama Yama 夜摩,焰摩,琰摩,閻羅
魔, 魔羅 màra màra 恶魔
阿含 àgama àgama 阿笈摩,阿伽摩,阿鋡暮
恒河 Gaïgà Gaïgà 恒迦河,恒伽河,殑伽河
吠陀 Veda Veda 吠馱,韋陀,毗陀,鞞陀
刹帝利 khattiya kùatriya 刹利
婆羅門 bràhmaõa bràhmaõa 婆羅賀摩拏,沒囉憾摩
吠舍 vessa vai÷ya 吠奢,鞞舍,毗舍
首陀羅 sudda ÷ådra 首陀,戍陀羅,戍達羅
旃陀羅 caõóàla caõóàla 旃荼羅,栴荼羅,旃提羅
尼乾陀 nigaõñha nirgrantha 尼干,昵揭爛陀

 

註:

一、凡不翻成新音譯而採用古音譯者,主要有以下幾類名詞:

1、  通用不翻:已經成爲通用名詞,即使沒有佛學知識的人也知道或使用的佛教名詞。例如:佛陀、舍利、袈裟等。

2、  音近不翻:有些名詞的古音譯與巴利語讀音很相近,這一類的名詞可採用已有的古音譯。如:沙門、禪那、三摩地、涅槃等。在採用已有的古音譯時,一般上是選取更接近巴利語讀音的,而不一定選取通用的。如:採用「那摩」,而不用「南無」;採用「贍部洲」,而不用「閻浮提」;採用「阿蘇羅」,而不用「阿修羅」等。

3、  共用不翻:有些名詞已經爲其他學科(如地理學、歷史學)所普遍使用。例如:印度、恒河、吠陀、婆羅門、刹帝利等。

4、  北傳不翻:北傳佛教所專有的名詞和術語。如:摩訶衍、薩婆多、摩訶僧祇、陀羅尼等。

二、若遇到南北傳佛教皆有使用但在詞義解釋上出現較大出入的名詞時,則用梵語的古音譯代表北傳的觀點,用巴利語新音譯代表南傳的觀點。例如:「阿羅漢」與「阿拉漢」等。同時,現在使用「比庫」指稱佛世時的比庫僧衆以及南傳上座部佛教的比庫僧衆;用「比丘」「比丘尼」指稱中國、韓國、日本、越南等地的北傳大乘僧衆。

 

 

 

 

附表四:

 

採用音譯的部分巴利用語

 

音譯

巴利語

梵語

北傳用語

薩度 sàdhu sàdhu 善哉,善成,娑度
瓦薩 vassa varùa 戒臘,僧臘,法臘,戒齡
孤邸 kuñi kuñi 寮房,僧寮,茅篷,小屋

 

 

附表五:

 

採用意譯的部分巴利專有名詞

 

巴利語

梵語

音譯

sutta sutra 修多羅,素怛纜,蘇怛羅
vinaya vinaya 毗尼,毗奈耶,鼻奈耶
sãla ÷ãla 尸羅
篇,篇章 khandhaka skandha 犍度,揵度,塞犍陀
應悔過 pàñidesanãya pràtide÷anãya 波羅提提舍尼
惡作 dukkaña duùkçta 突吉羅,突膝吉栗多
上衣 uttaràsaïga uttaràsa§ga 鬱多羅僧,嗢多羅僧
下衣 antaravàsaka antaravàsa 安陀會,安怛婆沙
掩腋衣 saïkacchikà sa§kakùikà 僧祇支,僧卻崎
下裙 nivàsana nivàsana 涅槃僧,泥嚩些那
坐具 nisãdana niùãdana 尼師壇,尼師但那
師,老師 àcariya àcàrya 阿闍梨,阿遮利耶
在學尼 sikkhamànà ÷ikùamàõà 式叉摩那,式叉摩尼
近事男 upàsaka upàsaka 優婆塞,鄔波索迦
近事女 upàsikà upàsikà 優婆夷,鄔波斯迦
samatha ÷amatha 奢摩他,舍摩他,奢摩陀
vipassanà vipa÷yanà 毗婆舍那,毗缽舍那
慧,智慧 pa¤¤à praj¤à 般若,般罗若,钵剌若
入流道 sotàpatti-magga srotàpatti-marga 須陀洹道
入流 sotàpanna srotàpanna 須陀洹,窣路多阿半那
一來 sakadàgàmi sakçdàgàmin 斯陀含,沙羯利陀伽彌
不來 anàgàmi anàgàmi 阿那含,阿那伽彌
獨覺 pacceka pratyeka 辟支,辟支迦,缽羅翳迦
林野 ara¤¤a aranya 阿蘭若,阿練若,阿練茹
入出息 ànàpàna ànàpàna 安般,阿那般那
有身見 sakkàya diññhi satkàya dçùñi 薩迦耶見,薩迦邪見
無數,不可數 asaïkheyya asa§khyeya 阿僧祇,阿僧企耶
三十三天 Tàvati§sa Tràyastri§÷a 忉利天,怛唎耶怛唎奢
鷲峰 Gijjha-kåña Gçdhra-kåña 耆闍崛,姞栗陀羅屈吒
榕樹 nigrodha nyagrodha 尼拘律,尼拘陀,諾瞿陀

 

註:

對於這一類專有名詞,其意譯的部分基本上是採用古代已有的譯意,或者是在古代原有的幾種譯意中選擇其與巴利原義或語源最接近者。對這一類原本可以採用意譯但古人卻往往採用音譯的專有名詞,在其讀音已經改變了的今天,將只使用其意譯,而不再考慮所謂「順古故不翻」或「生善故不翻」。

 

 


[1] 筆者曾將本方案的精神請示帕奧禪師並得到贊同。

本方案曾在帕奧禪林的華人僧團中討論過三次,除一人有異議、一人沉默外,其餘十多位大德們皆表示支持或隨喜。

本方案自2006年12月開始推行以來,已得到中國大陸、臺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有心學習純粹上座部佛教的部分僧俗弟子的響應和實行。

推行佛教專有名詞的巴利語化(非梵語化)和規範化(非北傳化),將作為促進華人圈上座部弟子回歸佛陀的教導、納入南傳上座部大傳統的實際行動之一。

[2] 宋法雲《翻譯名義集一》中載:「唐奘法師明『五種不翻』:一、祕密故不翻,陀羅尼是。二、多含故不翻,如薄伽梵,含六義故。三、此無故不翻,如閻浮樹。四、順古故不翻,如阿耨菩提,實可翻之,但摩騰已來,存梵音故。五、生善故不翻,如般若尊重,智慧輕淺,令人生敬,是故不翻。」

[3] 「諸比庫,不得把佛語加上音韻。若加上者,犯惡作。」

[4]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6註云:「言闡陀者,謂是婆羅門讀誦之法。長引其聲,以手指點空而為節段。博士先唱,諸人隨後。」

《說一切有部順正理論》卷14云:「闡陀,謂造頌分量語為體。」

《一切經音義》卷47云:「闡陀,上昌演反,梵語也。」

[5] 《五分律》卷26云:「不聽以佛語作外書語,犯者偷蘭遮。」

《十誦律》卷38云:「佛言:從今以外書音聲誦佛經者,突吉羅。」

《四分律》卷52云:「佛言:汝等癡人,此乃是毀損,以外道言論而欲雜糅佛經。」

[6] 印順法師在《印度之佛教·自序》中也說到:「中國佛教為『圓融』『方便』『真常』『唯心』『他力』『頓證』之所困,已奄奄無生氣。」

[7] 筆者曾向數位斯里蘭卡和印度的比庫學習與校對過巴利語發音。

发表在 巴利戒律藏 | 留下评论

巴利语汇解

巴利语汇解

 

  假如您跟一位只受过传统寺院教育的南传上座部比库谈论“阿含经”、“三法印”、“十大弟子”等等,他们也许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许多想当然的北传佛教术语、概念,对于巴利语系佛教来说竟然完全陌生!

 

 

缘起

编者曾学习北传佛教十多年,之后又接触到南传上座部佛教,有机会学习巴利语三藏及其注解。在学习的过程中也尝试做一些翻译,选取相关的圣典及义注译成中文。在学习与翻译的过程中,不断发现有许多巴利语的专有名词无论在读音上还是在解释上,跟以前所学的北传佛教术语有所不同。

在此试举两个例子来说明:巴利语sammà- sambuddha,北传佛教依梵语samyak-sambuddha音译为“三藐三佛陀”,意译为“正遍知”、“正等觉者”。如北传《大智度论》卷二中说:“云何名三藐三佛陀?三藐名正,三名遍,佛名知,是名正遍知一切法。”其意谓:相对于外道之邪觉,小乘罗汉为正觉;相对于罗汉之偏觉,菩萨为等觉;相对于菩萨之分觉,佛为正等觉。

但是根据巴利语,sammàsambuddha则应译为“全自觉者”或“完全自觉者”,诸经律的义注皆解释为:“完全地自己觉悟了一切诸法,故为‘全自觉者’[1]。”

又如巴利语saïghàdisesa,北传诸律依据梵语saïghàva÷eùa音译为“僧伽婆尸沙”,意译为“僧残”。北传《毗尼母经》卷七中解释:“如人为他所斫,残有咽喉,名之为残。”谓凡是犯此罪的比丘,不像犯波罗夷般决定死罪,仍然残留有生命,若能获得清净僧众为他如法说忏悔除罪之法,此罪方可除灭。

但是根据巴利语则应音译为“桑喀地谢沙”,直译为“僧始终”,意谓犯此学处的比库,对其罪的处理过程自始至终皆须由僧团来执行。

 

基于南北传佛教在许多专有名词读音与义解方面的差异,同时也为了教学与翻译上的方便,于是把一些常用的巴利语专有名词汇集起来,再分门别类进行译释。

在译释词条时,基本上按照两种方法进行:

第一、从巴利词源学的角度来分析。如果是古人(特别是唐代的玄奘大师)已经作出精准翻译且又符合巴利语源者则采纳之,不合者则重译之。

第二、直接查阅或引述各种巴利语三藏、义注及复注,按词条的巴利含义进行译释。

 

另外,读者还将会发现,在本篇中对一些人名、地名等巴利语专有名词采用了新的音译。比如汉传佛教的专有名词“比丘”(梵语bhikùu的古音译),今依巴利语bhikkhu音译为“比库”;汉传佛教的“沙弥”(为梵语÷ràmaõeraka的讹略音译),今依巴利语sàmaõera音译为“沙马内拉”;北传佛教的“阿罗汉”(梵语arhant的古音译),今依巴利语arahant音译为“阿拉汉”等。

众所周知,北传佛教的音译术语绝大部分是从梵语(Saïskrit)翻译过来的,而南传上座部佛教所使用的经典语言则是巴利语(Pàëi)。由于这两种语言分属不同的语支,故本书对这些巴利语专有名词将根据巴利语的实际读音进行重新拼译。同时,南传上座部佛教相信,巴利语是佛陀当年说法时所使用的马嘎底语(Màgadhã,摩揭陀语),这种语言在两千多年以来一直都被南传上座部佛弟子们尊奉为佛陀的语言(Buddhavacana)和圣典语(Pàëi-bhàsà),受到广泛的学习与使用。当今,华人圈中对上座部佛教以及巴利语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编者在此也希望借着对部分巴利语专有名词采用直接拼读(新音译)的方法,来帮助诸善人们了解和学习巴利语。

 

南传和北传佛教有许多名词术语是共通的,这说明它们都有相同的源头。不过,两千多年的分流,也造成了大量的名词、术语在读音和释义上都存在着一定的差别。有相当北传佛学基础但又有心学习上座部佛教和巴利语的华人佛弟子们,不能无视这些差异性。如果还是继续一厢情愿地把许多北传佛教(包括《阿含经》、说一切有部等部派)的术语、概念硬套在南传上座部佛教上,只会变得不伦不类且贻笑大方。就好像市面上有些介绍“原始佛教”的书籍在大谈特谈“三法印”、“十大弟子[2]”等一样。假如您跟一位只受过传统寺院教育的南传上座部比库谈论“阿含经”、“三法印”、“我空法有”、“见惑、思惑”、“戒体”、“十大弟子”等等,他们也许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编写本文的目的,就是为了提供给有心学习与继承上座部佛教传统的华人弟子们一份更符合巴利语原意的专有名词汇解,帮助大家能够更正确地、更系统地学习和实践上座部所传承的佛陀的教法。[3]

当然,如果把上座部佛教的专门术语汇集起来的话,可以编写成一本厚厚的辞典。然而,本文并非辞书,编者也还不具备编写辞典的能力,在这里只是收集一些常见的巴利语词汇,以飨读者。至于收词量,则将会随着不断的编写而逐渐增加。

 

Mahinda Bhikkhu(玛欣德尊者)

编于缅甸帕奥禅林庄严山寺

2008年1月

 

 

 

 

 

 

 

 

 

 

 

 

 

 

 

一、佛教

佛教:巴利语Buddha-sàsana。sàsana,意为教导,教说,教法。Buddha-sàsana即佛陀的教导,佛陀的教法。

佛陀的教法可以分为三个层面:

  1. 教理之教(pariyatti-sàsana) ——律、经、论三藏等应当学习的教法义理。
  2. 行道之教(pañipatti-sàsana) ——戒、定、慧三学等能导向证悟出世间法的禅修实践。
  3. 通达之教(pañivedha-sàsana) ——证悟四种圣道、四种圣果以及涅槃九种出世间法。

  唯有教理之教的住立,才有行道之教的存在;因为修行不能偏离三藏,不能违背佛陀的教导。唯有行道之教的住立,才有通达之教的存在;因为不依照戒定慧禅修,脱离了行道实践,就不可能证悟任何的出世间法。

 

上座部佛教:巴利语Theravàda。thera,意为长老,上座;vàda,意为说, 论, 学说, 学派, 宗派, 部派。

上座部佛教因其由印度本土向南传播到斯里兰卡、缅甸等地,故称为南传佛教。又因所传诵的三藏经典使用巴利语(pàëi-bhàsà),故又称为巴利语系佛教。

南传上座部佛教坚持维护佛陀的原本教法,只相信和崇敬佛、法、僧三宝,传诵与尊奉巴利语律、经、论三藏,依照八圣道、戒定慧、四念处等方法禅修,大多数人致力于断除烦恼、解脱生死、证悟涅槃。

传统上,南传上座部佛教流传于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等南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

 

大乘:梵语Mahàyàna[4]。mahà意为大,含有伟大、高贵等义;yàna为车乘,运载之义。谓能将无量众生从生死此岸运载至觉悟彼岸,故名“大乘”。

大乘佛教为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之后在印度兴起的一种佛教形式,主张修行菩萨道,普度众生,并以成就佛果为最终目标。大乘佛教崇拜许多的诸佛、菩萨、诸天等,受持传诵大乘经典,并把以前的佛教传统和当时与之并行的部派佛教贬称为“小乘”。佛灭一千多年(公元七世纪)以后,大乘佛教融合婆罗门教-印度教的鬼神崇拜、咒术信仰等因素,形成“密乘佛教”或“金刚乘”。

大乘佛教后来流传到中国汉地,与中华文化相结合而形成了汉传佛教,之后又传到韩国、日本、越南等地。

密乘佛教后来流传到西藏,吸收了当地的苯教信仰而形成藏传佛教,之后又传到蒙古、尼泊尔、不丹等地。

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因为是从印度往北传播而形成,故合称为北传佛教。他们与南传上座部佛教并称为当今世界的三大语系佛教。

 

巴利语 (pàëi-bhàsà):是由佛陀在世时中印度马嘎塔国(Magadha,摩揭陀国)一带使用的方言变化而来,它属于与古印度正统的雅语——梵语(Sanskrit)——相对的民众方言——布拉格利语(Pràkrit)的一种。南传上座部佛教相信巴利语是佛陀当年讲经说法时所使用的马嘎塔口语,故又称为“马嘎底语”(Màgadhika, Màgadhã,摩揭陀语)。

“巴利”(pàëi)一词的原意是指佛语(Buddha- bhàsà)、圣典、三藏,用以区分作为解释圣典的文献——义注(aññhakathà)和复注(ñãkà)。也因如此,记录圣典、佛语的专用语“马嘎底语”到后来也就逐渐成了“佛经语”“圣典语”的代名词,即“巴利语”。

南传上座部佛教因为使用巴利语传诵的三藏经典,故又被称为巴利语系佛教。

 

 

二、佛陀

佛陀:巴利(梵)语buddha的古音译。意为觉者,觉悟者。

“佛陀”有两种含义:

1.以解脱究竟智觉悟了一切应了知者,称为佛陀。

2.自己无需老师的指导而觉悟了四圣谛,也能教导其他有情觉悟者,称为佛陀。

义注中解释说:“凡有任何应了知者,皆以解脱究竟智觉悟了那一切,故为佛陀。或因为自己觉悟了四圣谛,也能令其他有情觉悟,以这些理由故为佛陀。” (Pr.A.1 / Vm.1.141)

 

世尊:巴利(梵)语bhagavant的意译。bhaga,意为祥瑞,吉祥,幸运;vant,意为具有,拥有。bhagavant直译为“具祥瑞者”。

诸经律的义注采用语源学的方法解释了bhagavà的六种含义:

1.以具诸祥瑞(bhàgyavà’ti)故为bhagavà;

2.以已破坏(bhaggavà’ti)一切危险故为bhagavà;

3.以有诸福德(bhagà assa santã’ti)故为bhagavà;

4.以分别(vibhattavà’ti)一切法故为bhagavà;

5.以亲近(bhattavà’ti)诸上人法故为bhagavà;

6.以已除去诸有(bhavesu vantagamano’ti)故为bhagavà。(Pr.A.1 / Vm.1.142-4)

在巴利圣典中,通常用Bhagavà来尊称佛陀。

 

阿拉汉:巴利语arahant的音译。意为应当的,值得的,有资格者。

“阿拉汉”有五种含义:

1.以已远离(àrakattà)一切烦恼故为arahaü;

2.以已杀烦恼敌故(arãnaü hatattà)为arahaü;

3.以已破轮回之辐故(arànaü hatattà)为arahaü;

4.以有资格(arahattà)受资具等供养故为arahaü;

5.以对恶行已无隐秘故(pàpakaraõe rahàbhàvato)为arahaü。(Pr.A.1 / Vm.1.125-130)

“阿拉汉”是对佛陀的尊称,也可以指一切的漏尽者 (khãõàsava,断尽烦恼者),包括诸佛、独觉佛及阿拉汉弟子。

汉传佛教依梵语arhant音译为“阿罗汉”,谓为小乘极果。其音、用法皆与上座部佛教有所不同。

 

全自觉者:对佛陀的尊称,为巴利语sammàsambuddha的直译。sammà,意为完全地,彻底地,圆满地,正确地;sam,于此作sàmaü解,意为自己,亲自;buddha,即佛陀,意为觉悟者。

诸义注中说:“完全地、自己觉悟了一切诸法,故为‘全自觉者’。”(Sammà sàma¤ca sabbadhammànaü buddhattà pana sammàsambuddho’ti.) (Pr.A.1 / M.A.1.12/ A.A.1.170 / Vm.1.132)

汉传佛教依梵语samyak-sambuddha音译为三藐三佛陀;意译作正等觉者,正等正觉者,正遍知。

 

苟答马:巴利语Gotama的音译。我们现在佛陀的家姓,通常用来指称佛陀。我们现在的教法时期是苟答马佛陀的教法时期。

汉传佛教依梵语Gautama音译为乔答摩、瞿昙等。也常依佛陀的族姓称为释迦牟尼(øakyamuni)。

 

七佛:过去曾经出现于世的六位佛陀,以及现在的苟答马佛(Gotama)并称为七佛。

过去的六位佛陀分别是:

1.九十一大劫以前的维巴西佛(Vipassã,毗婆尸佛);

2.三十一大劫以前的西奇佛(Sikhi,尸弃佛);

3.三十一大劫以前的韦沙菩佛(Vessabhu,毗舍浮佛);

4.现在贤劫的咖古三塔佛(Kakusandha,拘留孙佛);

5.现在贤劫的果那嘎马那佛(Konàgamana,拘那含牟尼佛);

6.现在贤劫的咖沙巴佛(Kassapa,迦叶佛)。

在《长部·大授经》中说:

“诸比库,距今九十一劫以前,维巴西世尊、阿拉汉、全自觉者出现于世。

诸比库,距今三十一劫以前,西奇世尊、阿拉汉、全自觉者出现于世。

诸比库,又于彼三十一劫中,韦沙菩世尊、阿拉汉、全自觉者出现于世。

诸比库,于此贤劫中,咖古三塔世尊、阿拉汉、全自觉者出现于世。

诸比库,于此贤劫中,果那嘎马那世尊、阿拉汉、全自觉者出现于世。

诸比库,于此贤劫中,咖沙巴世尊、阿拉汉、全自觉者出现于世。

诸比库,于此贤劫中,今我阿拉汉、全自觉者出现于世。”(D.14)

 

美德亚:未来佛名,巴利语Metteyya的音译,意为慈爱,为此贤劫中的第五位(也是最后一位)佛陀。

  在《长部·转轮王经》中说:“诸比库,在人寿八万岁时,有名为美德亚的世尊将出现于世,是阿拉汉、全自觉者、明行具足、善逝、世间解、无上者、调御丈夫、天人导师、佛陀、世尊。”(D.26)

汉传佛教依梵语Maitreya音译为弥勒、弥帝隶、梅怛丽耶等。

 

独觉佛:巴利语paccekabuddha。在没有佛法的时期,能无师而通达四圣谛,但却不能教导其他众生的圣者。

汉传佛教依梵语pratyekabuddha译作辟支佛、贝支迦、缘觉等。

 

 

三、戒律

比库:巴利语bhikkhu的音译,有行乞者、持割截衣者、见怖畏等义。即于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的男子。

在《律藏·巴拉基咖》中解释:“乞讨者(bhikkhako’ti)为比库,遵从于行乞者(bhikkhàcariyaü ajjhupagato’ti)为比库,持割截衣者(bhinnapañadharo’ti)为比库。”(Pr.45)

《清净道论》中说:“比库者,以应见到轮回的怖畏(saüsàre bhayaü ikkhaõatàya),或应持割截衣等(bhinnapañadharàditàya),获得这样名称的信心出家的良家之子。”(Vm.1.14)

汉传佛教依梵语bhikùu音译为“比丘”、“苾刍”等,含有破恶、怖魔、乞士等义。其音、义皆与巴利语有所不同。

现在使用“比库”指称巴利语传承的佛世比库僧众及南传上座部比库僧众;而使用“比丘”、“比丘尼”指称源自梵语系统的北传僧尼。

 

沙马内拉:巴利语sàmaõera的音译。是指于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持十戒之男子。

汉传佛教依梵语÷ràmaõeraka音译为“沙弥”、“室罗摩拏洛迦”等。

   附带提一下:汉传佛教把梵语÷ràmaõeraka讹略为“沙弥”。如果把“沙弥”转写为巴利语则为sàmã。sàmã意为“主人”、“物主”、“丈夫”。在佛世时的古印度,奴隶、仆人称他们的主人为“沙弥”,妇女称她们的丈夫也为“沙弥”。同时,“沙弥尼”(sàminã)则是“女主人”、“妻子”的意思。因此,不宜把巴利语sàmaõera讹略成“沙弥”[5]

 

皈依 (saraõa):或归依,依靠;庇护所,避难所。

皈依的对象有三,称为“三皈依”(tisaraõa)或“皈依三宝”。三宝,即佛(buddha)、法(dhamma)、僧(saïgha)。皈依三宝是指以佛、法、僧作为皈依处或庇护所。

 

(sãla):有行为、习惯、品质、本性、自然等义,通常也指道德规范、好品质、良善的行为、佛教的行为准则等。

  《清净道论》中解释:“以什么意思为戒呢?以戒行之义为戒。为何称为戒?正持(samàdhànaü)——以身业等好习惯的无杂乱性之义;或确持(upadhàraõaü)——以住立于善法的持续性之义。这两种意思实是通晓语法者所允许。但也有人以头义为戒,以清凉义为戒,用如是等方式来解释其义。”(Vm.1.7)

  “戒”有时也作为“学处”的别名,如在家学处包括五戒(pa¤casãla)、八戒(aññhaïgasãla)等,出家学处包括十戒(dasasãla)、具足戒(upasampannasãla)等。

 

学处 (sikkhàpada):或译作学足。sikkhà意为学,学习,训练;pada意为足,处所。学处亦即是学习规则,戒条。

《小诵注》中说:“应当学故为学;以此作为足故为足。学之足为学足,即到达学的方法之义。又或者说为根本、依止、立足处[为学处]。”

 

十种学处 (dasa-sikkhàpadàni):又作十戒,即沙马内拉应学习的十种行为规则。

这十种学处依次是:离杀生,离不与取,离非梵行,离妄语,离放逸之因的诸酒类,离非时食,离观听跳舞、唱歌、音乐、表演,离妆饰、装扮之因的穿戴花鬘、芳香、涂香,离高、大床座,离接受金银。

 

律藏 (Vinayapiñaka):乃世尊为诸弟子制定的戒律教诫和生活规则。

《律藏》按照内容可分为《经分别》、《篇章》、《附随》三大部分。缅文版编为《巴拉基咖》、《巴吉帝亚》、《大品》、《小品》和《附随》五大册。

《经分别》是对比库和比库尼两部戒经——《巴帝摩卡》的解释,其中解释《比库巴帝摩卡》的部分称为《大分别》(Mahàvibhaïga); 解释《比库尼巴帝摩卡》的部分则称为《比库尼分别》(Bhikkhunã-vibhaïga)。

《篇章》(Khandhaka)又分为《大品》(Mahà-vagga)和《小品》(Culla-vagga)两大部分,《大品》有10篇,《小品》有12篇,共22篇。

 

巴帝摩卡:巴利语pàtimokkha的音译,有上首、极殊胜、护解脱等义。

《律藏·大品·诵戒篇》中解释:“巴帝摩卡者,此是最初,此是头首,此是诸善法之上首,因此称为‘巴帝摩卡’。”(Mv.135)

律注《疑惑度脱》中说:“巴帝摩卡为极殊胜(pa-atimokkha)、极上首(atipamokkha)、极尊、极上之义。”

《清净道论》中说:“若他看护(pàti)、保护此者,能使他解脱(mokkheti)、脱离恶趣等苦,所以称为‘护解脱’。”(Vm.1.14)

巴帝摩卡可分为戒和经籍两种:

1.戒巴帝摩卡(sãla pàtimokkha)——比库、比库尼应持守的巴帝摩卡律仪戒。其中,比库巴帝摩卡共有227条,比库尼巴帝摩卡有311条。

2.经籍巴帝摩卡 (gantha pàtimokkha)——僧团每半月半月应念诵的戒经。有两部戒经,即《比库巴帝摩卡》和《比库尼巴帝摩卡》。

汉传佛教依梵语pràtimokùa音译为“波罗提木叉”等,意为别解脱、从解脱、随顺解脱等,其音、义与巴利语有所不同。

 

:巴利语khandhaka, 源于khandha (蕴,聚,积聚),意为“篇章”、“章节”。汉译古律依梵语skandha音译为犍度、揵度等。

在《律藏》中,将有关授戒、诵戒、雨安居、自恣等僧团的生活规则进行分门别类,编集成22个部分,总称为《篇章》,其中的每个部分也称为“篇”。如有关出家、授戒的部分称为“大篇”等。

 

义注 (aññhakathà):aññha,同attha, 意为义,义理;kathà,意为论,说。即解释巴利三藏的文献。

在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传承中,律、经、论三藏圣典称为“巴利”(Pàëi), 对三藏的注解称为“义注” (aññhakathà),对义注的再解释称为“复注”(ñãkà), 对复注的再解释称为“再复注”(anuñãkà)。

其中,《律藏》的义注有《普端严》、《疑惑度脱》等。《经藏》的义注有《吉祥悦意》、《破除疑障》、《显扬心义》、《满足希求》、《胜义光明》等;论藏的义注有《殊胜义注》、《迷惑冰消》、《五部论注》等。

 

巴拉基咖:比库学处之一,为巴利语pàràjika的音译,直译作“他胜”,意为已被打败或失败。

汉传佛教音译为波罗夷、波罗市迦,也意译为断头、退没等。

 

桑喀地谢沙:比库学处之一,为巴利语saïghàdisesa的音译,直译作“僧始终”。其由saïgha (僧伽;僧团) + àdi (最初;开始;首先) + sesa (残余;剩下;剩余) 三词组合而成。意谓犯了此一类学处的比库,对其罪的处理过程自始至终皆须由僧团来执行。

在《律藏》中解释说:“僧始终者,唯有僧团才能对其罪给与别住,给与退回原本、马那答及出罪,非多人,非一人[所能作],以此而说为‘僧始终’。”(Pr.237)

汉传佛教依梵语saïghàva÷eùa音译为“僧伽婆尸沙”,意译为“僧残”。其音、义皆与巴利语有别。

 

马那答:巴利语mànatta的音译。意即为了表达对比库们的敬意,而使比库们对他感到满意。乃是僧团对违犯了“僧始终学处”而想要恢复清净的比库所作出的处理方式。履行马那答的时间通常为六夜。

汉传佛教依梵语mànatva音译为“摩那埵”。

 

不定 (aniyata):比库学处之一,意为不确定,不能肯定。是指尚未确定比库所违犯的是属于巴拉基咖、僧始终或巴吉帝亚三者之中的哪一种罪行的学处。这一类学处只有两条。

 

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比库学处之一,为巴利语nissaggiya pàcittiya的音译。尼萨耆亚(nissaggiya),意为应舍弃的;巴吉帝亚(pàcittiya),意为令心堕落。故可译作“应舍弃的心堕落”、“舍心堕”。

此一类学处共有三十条,是关于衣、敷具、金钱、钵、药品等物品方面的规定。凡是犯了此一类学处的比库,应先把违律的物品在僧团中、在两三众中,或在一人面前舍弃。舍弃之后再忏悔其罪。

汉传佛教依梵语naiþsargika pràya÷cittika音译为“尼萨耆波逸提”等,意译为“舍堕”。

 

巴吉帝亚:比库学处之一,为巴利语pàcittiya的音译,意为令心堕落。

义注解释说:“令心堕落为巴吉帝亚(pàteti cittan’ti pàcittiyaü)。”

在《附随》中说:“所谓‘巴吉帝亚’者,请听如实而说:令善法堕落,违犯圣道,心处于迷妄的状态,因此如是说。”

这一类学处共有九十二条。违犯的比库需向另一位比库忏罪。

汉传佛教依梵语pràya÷cittika音译为波逸提、波夜提,意译为“堕”,谓犯此戒而不忏悔者必堕落地狱故。

 

众学法 (sekhiya):比库学处之一,即应当学习之法。这一类学处主要是关于出家众行止威仪的规定。假如比库以不恭敬的态度违犯这一类学处,则犯恶作罪。

 

梵行 (brahmacariya):意为清净、尊贵、值得赞叹的行为;或如清净、尊贵的诸佛、独觉佛、出家圣弟子等清净者们的生活方式。

 

上人法 (uttarimanussadhamma):又作过人法,即超越常人的能力与证量,包括禅那、解脱、神通、证果等。

在《律藏》中解释:“上人法名为禅那、解脱、定、等至、智见、修道、证果、断烦恼、心离盖、乐空闲处。”

 

甘马:巴利语kamma的音译,意为业,行为,造作。以译音出现时,则专指僧团的表决会议。

汉传佛教依梵语karma音译为“羯磨”。

 

瓦萨:巴利语vassa的音译,即戒龄、僧龄。比库每度过一年一度的雨季安居,其戒龄则增加一岁。因雨季安居的巴利语为vassa,故比库度过了几个雨安居,则计算为多少瓦萨。

  汉传佛教借世俗腊月除夕受岁为腊,故称僧尼受具足戒后之年数为“戒腊”。今不用此说。

 

戒师 (upajjhàya, upajjhà):直译为亲教师,意即亲近教导的老师,乃出家弟子对其受戒师父的尊称。

巴利语upajjhàya源自动词“专注,注意” (upanijjhàyati)。如律注中说:“能注意各种[大小]罪者为戒师。(vajjàvajjaü upanijjhàyatã’ti upajjhà)”(Mv.A.126; 5.1033)

对于比库来说,只要不还俗,他终生只有一位戒师。但对于沙马内拉来说,只要他从另外一位长老比库处受皈戒并礼请其为戒师,则他与原先戒师之间的师徒关系自动失效。

汉传佛教依梵语upàdhyàya音译为邬波驮耶,讹略为和尚、和上、和阇等。

 

老师 (àcariya):又可音译为阿吒利亚。即能传授弟子法义知识及教导正确行为之师。

律注中说:“能教导正行与行止者为老师。(àcàrasamàcàrasikkhàpanakaü àcariyaü)”(Mv.A.77)

一位比库有四种老师:

1.出家时的剃度授戒师;

2.受具足戒时的教授师和读甘马师;

3.教授戒律、佛法、禅修业处等的老师;

4.依止师。

汉传佛教依梵语àcàrya音译为阿阇梨、阿遮利耶等。

 

长老 (thera):又作上座。一般是指十个瓦萨或以上的比库。有时相对于瓦萨较小的比库来说,大瓦萨比库也可称为上座(thera)或较年长者(vuóóhatara)。

 

下座 (navaka):直译为新的。相对于瓦萨较大的比库来说,瓦萨小的比库即是下座。

 

未受具戒者 (anupasampanna):除了比库、比库尼之外的在家人和其他出家众皆称为“未受具戒者”。

 

近事男:巴利语upàsaka的直译,即亲近奉侍三宝的男子。又作净信男,清信士,居士;为已归依佛、法、僧的在家男子。古音译作优婆塞、邬波索迦、伊蒲塞等。女子则称为近事女(upàsikà,优婆夷)。

 

净人,巴利语kappiyakàraka,简称kappiya,意为使事物成为比库或僧团允许接受和使用的未受具戒者。也包括为比库或僧团提供无偿服务者。

 

贼住者 (theyyasaüvàsako):以邪恶之心自行剃发披衣、示现出家形象或冒充比库者。

有三种贼住者:形相之贼、共住之贼和俱盗之贼。这三种贼住者皆不得出家及受具足戒。

 

(cãvara):原意为衣、布,特指出家众所披之衣。

比库有三衣(ticãvara),即桑喀帝、上衣和下衣。但沙马内拉只有上衣和下衣,无桑喀帝。

 

袈裟:巴利语kàsàya或kàsàva的音译。即僧人所披之衣。

“袈裟”原指橘黄色、红黄色、褐色或棕色。因为出家众所披之衣通常都染成橘黄色或黄褐色不等,所以,染成这种颜色之衣即称为袈裟衣、染色衣,或直接称为袈裟。

 

桑喀帝:巴利语saïghàñã的音译。意为重衣,复衣,重复衣;因须缝制成两重而作,故名。有时把桑喀帝和上衣重叠在一起披着也合称为“桑喀帝”。

古音译为僧伽梨、僧伽胝等。

 

上衣 (uttaràsaïga):uttara意为上面的;àsaïga意为衣着。即上身披着之衣。

古音译为郁多罗僧、嗢多罗僧等。

 

下衣 (antaravàsaka):直译为内衣。antara意为里面的,中间的;vàsaka意为穿着的。穿下衣时围腰下着如裙,上掩脐轮,下盖双膝。

古音译为安陀会、安怛婆沙等。

 

齿木 (dantakaññha, dantapoõa):又作牙枝。古印度人用来刷牙洁齿的细木条。其长约一拃手不等,一头削尖可剔牙,一头留有纤维可刷牙。

汉传佛教将之讹作“杨枝”。然一切木料皆可作齿木,并非独用杨柳枝。[6]

 

:巴利语patta的古音译。为僧众行乞资身之器,比库随身八物之一。其状扁圆形,用以盛食物。在材质上,世尊允许比库使用铁钵(ayopatta)和陶钵(mattikàpatta)两种。

 

时限药 (yàvakàlika):限于明相出现后至日正中时之间的时段才可以食用的食物。时限药分为噉食和嚼食两类。

 

噉食 (bhojaniya):也作正食,软食,蒲膳尼食。律藏中说:“五种食物名为噉食:饭、面食、炒粮、鱼和肉。” (Pc.239)

a.饭(odano) ——由稻谷、麦等七谷的米粒所煮成的饭和粥。

b.面食(kummàso) ——以麦为原料制成的面制品。

c.炒粮(sattu) ——由七谷经烘炒而成;也包括将稻谷炒后所捣成的粉。

d.鱼(maccho) ——包括鱼鳖虾蟹、贝类等一切水生动物。

e.肉(maüsaü) ——禽、兽类的肉、骨、血、皮、蛋等。

 

嚼食 (khàdaniya):也作硬食,不正食,珂但尼食。khàdana, 即咀嚼之义。嚼食是指须经咬嚼的食物,如:水果、植物的块茎类等。

律藏中说:“除了五种噉食、时分药、七日药和终生药之外的其他食物名为嚼食。”(Pc.239)

除了五类噉食以外,一般上用来当食物食用的都可以归纳为嚼食。例如:蔬果瓜豆等等。除此之外,麦片、美禄(Milo)、好力克(Horlic)、阿华田(Ovaltin)、豆浆、番薯汤、可可、巧克力、奶酪及三合一咖啡也不许在非时服用。根据斯里兰卡及泰国佛教的传承,不加奶精的纯咖啡可以在非时服用。

 

三种清净鱼、肉 (tikoñiparisuddha macchamaüsa):没有看见、没有听说以及不怀疑为了自己而宰杀的鱼虾、动物之肉。这是佛陀允许比库食用的三种肉类。

《律藏·大品》中说:“诸比库,不得明知而食用指定杀的肉。若食用者,犯恶作。诸比库,我允许三种清净的鱼和肉:不见,不闻,不疑。”(Mv.294)

不见(adiññhiü) ——施主所拿来供养的肉,是比库并没有看见这是专为比库们宰杀的动物、鱼虾。

不闻(asutaü) ——所拿来供养的肉,是比库并没有听说这是专为比库们宰杀的动物、鱼虾。

不疑(aparisaïkitaü) ——知道这是排除了见疑、闻疑,以及两者俱非疑的鱼、肉。

若比库见到人们手里拿着网笼等离开村子走进山林,第二天进入该村托钵时得到有鱼、肉的食物,他由于见到而怀疑“这是否是为了比库们而杀的?”这称为“见疑”而不能接受。若无疑者则可接受。但若问明这并非为了比库们而杀的之后则可食用。

对于“闻疑”则是并没有看见却因听说而起疑。对于“两者俱非疑”则是既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说,但却怀疑是为了比库们而杀的。

对于这三种清净鱼、肉,在律注的“破僧学处”中有详细解释。(Pr.A.410)

 

时分药 (yàmakàlika)[7]:只限制比库于一天之内食用的水果汁以及未煮过的蔬菜汁。例如芒果汁、苹果汁、橙汁、香蕉汁、葡萄汁等。

世尊在《律藏·药篇》中说:

“诸比库,我允许一切果汁,除了谷果汁之外。诸比库,允许一切叶汁,除了菜汁[8]之外。诸比库,允许一切花汁,除了蜜花汁之外。诸比库,允许一切甘蔗汁。”(Mv.300)

根据律藏的注释,大型水果以及一切其他种类的谷物皆被视为是随顺于谷类的,其汁不可用来作时分药。例如椰子汁、西瓜汁、哈蜜瓜汁等。

时分药的制作方法是:由沙马内拉或在家人等未受具戒者把欲榨成汁的小果等以冷水压挤后,经过滤而成。滤过了的汁可以加进冷开水、糖或盐饮用。

任何经煮过了的蔬菜汁和水果汁皆不可在午后饮用,因为该汁一旦煮过则成了时限药。不过,放在太阳下面加温是允许的。

 

七日药 (sattàhakàlika):允许比库在七天之内存放并食用的药。有五种七日药,即:生酥、熟酥、油、蜂蜜和糖。

 

终生药 (yàvajivika):又作尽寿药。即没有规定食用期限的药品。此类药一般上是用来治病而不当食物吃用。

 

作净:巴利语kappiyaü karoti的直译, 意即“使…成为许可的”。

如果比库接到含有种子的水果或瓜豆蔬菜等的供养时,应先作净后才可食用。有五种作净的方法:1.用火损坏,2.用刀损坏,3.用指甲损坏,4.无种子,5.种子已除去。

 

明相出现 (aruõuggamana):又作黎明,破晓;即天刚亮的时候。时间约在日出前的30-35分钟之间不等。同时,在一年之中不同日期的明相出现时刻也不同。佛教以明相出现作为日期的更替,而非午夜12点。

有许多标志可以辨认明相出现,如四周的天空已由暗黑色转为蓝白色,鸟儿开始唱歌,可以看清不远处树叶、建筑物等的颜色,不用打手电筒也可看清道路等。一年之中不同日期的明相出现时刻并不相同。

 

日正中时 (majjhantika samaya):又作正午,即太阳正好垂直照射于所在地点的经线上的那一刹那,日影一偏即为非时 (过午)。不同地区的日正中时并不相同,所以不能以中午12点来计算。同时,在一年之中,不同日期的日正中时也不同。

 

坐卧处 (senàsana):由巴利语sena (=sayana卧具;床) + àsana(坐具;座位)组合而成。

根据经律的上下文,senàsana含有两种意思。如果指的是住所、住处,则应翻译为“坐卧处”。如果指的是生活起居的用具,如床、椅子、褥垫等,则应翻译为“坐卧具”。

 

善逝张手 (sugatavidatthi):张手(vidatthi),又作搩手,拃手。即手掌张开后由拇指到小指(或中指)两端之间的长度。义注中说:善逝张手等于中等身材之人的三张手,建筑师肘尺的一个半肘长。但根据泰国的算法,善逝的一张手是常人的1.33倍。

若在“张手”之前没有特别加上“善逝”,则是指常人的张手。

在律藏中较常用到的长度单位是:

1寻(vyàma, byàma)= 4肘(ratana);

1伸手所及(hatthapàsa)= 2.5肘;

1肘=2张手;

1张手=12指宽(aïgula);

1指宽=7谷(dha¤¤amàsa)。

 

林野 (ara¤¤a):即远离村庄市镇的山林、荒郊、野外。古音译为阿兰若、阿练若等。

有住林野习惯的比库则称为“林野住者” (àra¤¤ika)。

 

雨安居 (vassa):在印度、缅甸、泰国等热带国家一年可以分为热季、雨季和凉季三个季节。根据佛制戒律,在雨季四个月当中的三个月期间应停止到处云游参学,安住在一固定的住所度过雨安居,精进禅修。

雨安居可以分为“前安居”和“后安居”两种,皆为期三个月。前安居的时间在每年阳历7月月圆日的次日至10月的月圆日,约相当于中国农历的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后安居则再推迟一个月。

汉传佛教以农历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为安居期 (比印度古历早两个月),因时值汉地夏季,故称“结夏”。其时间、做法皆与上座部佛教有异。

 

咖提那:巴利语kañhina的音译,原意为坚固的,坚硬的。即为了加强五种功德而作坚固的意思。古音译作迦絺那。

佛陀允许僧团在雨安居结束后的那一个月内 (约相当于中国农历的九月十六至十月十五日),可安排其中的一天来敷展咖提那衣,故在该天所敷展之衣也称为咖提那。

敷展咖提那衣的所有程序必须在一天之内完成。这些程序包括接受布料、裁剪、缝制、染色、晾干,以及在僧团当中进行分配与随喜。凡圆满了三个月雨安居且参加随喜咖提那衣的比库,在雨安居结束之后的五个月内可享有五种利益:无邀请而行、无受持而行、结众食、随意衣、他能获得其处所得之衣。

 

 

四、教理

圣谛:巴利语ariyasacca, 即圣者的真谛(ariyassa saccattà ariyasaccànã’ti attho.)

圣(ariya),意为神圣的,尊贵的,圣者。谛(sacca),意为真谛,真理,真实。

这四圣谛之所以被称为“圣谛”,《清净道论》中以五义解释说:

1. 因为是佛陀等圣者所通达,所以称为“圣谛”。

2. 又因是圣者的真谛,故为“圣谛”。如《相应部》中说:“诸比库,在有诸天、魔、梵的世间中,有沙门、婆罗门、天与人的人界,如来是圣者,所以称为‘圣谛’。”(S.56.3.8)

该经义注说:“由于这些属于圣者所有的,已被圣者、如来所通达、所宣说,因此以圣者的真谛故,为‘圣谛’的意思。”

3. 因正觉了这些而成就圣位,故称为“圣谛”。如说:“诸比库,如实正觉了此四圣谛故,如来称为‘阿拉汉、全自觉者’。”(S.56.3.3)

4.又因诸圣者皆是真实故为“圣谛”;诸圣者即是如实、不违如、不异如的意思。如说:“诸比库,此四圣谛为如、不违如、不异如,所以称为‘圣谛’。” (S.56.3.7) (Vm.2.531)

  圣谛有四种,称为四圣谛(catàri ariyasaccàni):

  1.苦圣谛(dukkhaü ariyaccaü);

  2.苦集圣谛(dukkhasamudayaü ariyaccaü);

3.苦灭圣谛(dukkhanirodhaü ariyaccaü);

4.导至苦灭之道圣谛(dukkhanirodhagàminã pañipadà ariyasaccaü)。

四圣谛是佛陀教法的根本,任何的善法皆为四圣谛所包摄。

 

苦圣谛 (dukkhaü ariyaccaü):简称苦谛。即揭示生命本质的真理。

苦,巴利语dukkha,由du(下劣的)+kha(空无的)构成。《清净道论》解释说:“此第一谛下劣,是许多祸害的依处;空无,并没有愚人们所遍计的恒常、净、乐、我之性。因为下劣故,空无故,称为‘苦’。” (Vm.2.530)

在《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何谓苦圣谛?生是苦,老是苦,死是苦,愁、悲、苦、忧、恼是苦,怨憎会是苦,爱别离是苦,所求不得是苦。简而言之:五取蕴即苦。”

  根据《分别论》,苦圣谛是除了渴爱(taõha,属于贪心所)之外的烦恼、不善法、三善根有漏法、有漏善法、有漏善不善法的果报、既非善不善和果报的唯作法,及一切色法(81世间心,51心所,28色)。(Vbh.206)

 

苦集圣谛 (dukkhasamudayaü ariyaccaü):简称集谛。即揭示苦生起的原因之圣谛。

集,巴利语samudaya,由saü(集合)+u(生起)+aya (原因)构成。《清净道论》解释说:“此第二谛以有其余诸缘的集合作为苦生起的原因,这样的集合作为生起苦的原因,称为‘苦之集’”。(Vm.2.530)

在经教中,苦集圣谛通常指渴爱(taõha)。如《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何谓苦集圣谛?此爱是再有,与喜、贪俱,于处处而喜乐,这就是:欲爱、有爱、无有爱。”

根据《分别论》,苦之因除了渴爱之外,还可以指一切烦恼、一切不善法、三善根有漏法和一切有漏善法。(Vbh.206-210)

 

苦灭圣谛 (dukkhanirodhaü ariyaccaü):简称灭谛。即关于苦的灭尽、渴爱止息的圣谛。

灭,巴利语nirodha,由ni(没有)+rodha(流浪,旅行)构成。《清净道论》解释说:“因为在此并没有被称为轮回流浪的苦的征途,一切之趣已空故;或已证得[灭]时,那里便没有被称为轮回流浪的苦的征途;也因与之相反故,称为苦之灭。或作为苦的不生、灭尽之缘故,为苦之灭。”(Vm.2.530)

在《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何谓苦灭圣谛?即是那种爱的无余离贪、灭、舍弃、舍离、解脱、无执着。”

 

导至苦灭之道圣谛 (dukkhanirodhagàminã pañipadà ariyasaccaü):简称道谛。即能够达到灭苦的途径、方法的圣谛。《清净道论》解释说:“第四谛因为以彼苦之灭为目标、朝向它而前进故;是到达苦之灭的行道故,所以称为‘导至苦灭之道’。”(Vm.2.530)

在《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何谓导至苦灭之道圣谛?此即八支圣道,这就是: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念处:巴利语satipaññhàna。念的住立(patiññhàti)或现起处(upaññhànaññhena)为念处(satiyà paññhànaü satipaññhànaü)。

有四种念处: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和法念处。

 

觉支:巴利语sambojjhaïga, 又作正觉支。正觉的因素或导向正觉的要素,称为正觉支。(tassa sambodhissa, tassà và sambodhiyà aïgan’ti sambojjhaïgaü.)

有七种正觉支:念觉支、择法觉支、精进觉支、喜觉支、轻安觉支、定觉支和舍觉支。

 

八支圣道:巴利语aññhaïgika ariyamagga,又作八圣道分,即圣道的八个要素。道(magga),即道路;导向正觉与涅槃的道路为圣道。

  八支圣道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和正定。

  北传佛教多作“八正道”。

 

正见 (sammàdiññhi):见,巴利语diññhi,即见解,意见,观点。若加上前缀即为正见,单独使用则专指邪见。

  正见与智(¤àõa)、慧(pa¤¤à)、明(vijjà)、无痴(amoha)等同义,为慧根(pa¤¤indriya)心所的异名。

正见包括观正见(vipassanà-sammàdiññhi)与道正见(magga-sammàdiññhi)两种,但多数是指道正见,即对四圣谛的智慧。

如《大念处经》说:“诸比库,什么是正见呢?诸比库,苦之智、苦集之智、苦灭之智、导至苦灭之道之智。诸比库,这称为正见。”

 

正思惟 (sammàsaïkappa):思惟,即思索,思维,专注,为寻(vitakka)心所的异名。

有三种正思惟:出离思惟(nekkhammasaïkappa)、无恚思惟(abyàpàdasaïkappa)、无害思惟(avihiüsàsaïkappa)。

《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什么是正思惟呢?出离思惟、无恚思惟、无害思惟。诸比库,这称为正思惟。”

 

正语 (sammàvàcà):正确的言语,即远离四种不正当的语言:妄语(musàvàda)、两舌(pisuõà vàcà)、恶口(pharusà vàcà)、绮语(samphappalàpa)。

《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什么是正语呢?离妄语、离两舌、离恶口、离绮语。诸比库,这称为正语。”

 

正业 (sammàkammanta):正确的行为,即远离三种不正当的行为:杀生(pàõàtipàta)、不与取(adinnàdàna,偷盗)、欲邪行(kàmesu micchàcàra,邪淫)。

《大念处经》中说:“诸比库,什么是正业呢?离杀生、离不与取、离欲邪行。诸比库,这称为正业。”

 

正命 (sammà-àjãva):正当的谋生方式。

《大念处经》说:“诸比库,什么是正命呢?诸比库,于此,圣弟子舍离邪命,以正命而营生。诸比库,这称为正命。”

 

正精进 (sammàvàyàma):正确的努力、奋斗。正精进通常指四正勤(cattàro sammappadhànà)。

《大念处经》说:“诸比库,什么是正精进呢?诸比库,于此,比库为了未生之恶、不善法的不生起,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为了已生之恶、不善法的断除,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为了未生之善法的生起,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为了已生之善法的住立、不忘、增长、广大、修习、圆满,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诸比库,这称为正精进。”

 

正念 (sammà sati):念,即心清楚地了知对象;保持心对所缘念念分明、不忘失。正念的所缘通常有四种,即四念处: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和法念处。

《大念处经》说:“诸比库,什么是正念呢?诸比库,于此,比库于身随观身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忧;于受随观受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忧;于心随观心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忧;于法随观法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忧。诸比库,这称为正念。”

 

正定 (sammà samàdhi):定,即心一境性(ekaggatà)心所,为心只专注于所缘的状态。经典中通常将正定解释为四种禅那。

《大念处经》说:“诸比库,什么是正定呢?诸比库,于此,比库已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离生喜、乐,成就并住于初禅;寻伺寂止,内洁净,心专一性,无寻、无伺,定生喜、乐,成就并住于第二禅;离喜,住于舍,念与正知,以身受乐,正如圣者们所说的:‘舍、具念、乐住。’成就并住于第三禅;舍断乐与舍断苦,先前的喜、忧已灭没,不苦不乐,舍念清净,成就并住于第四禅。诸比库,这称为正定。”

 

 

五、禅修

业处:巴利语kammaññhàna的直译,字义为“工作的处所”,即修行的法门,或修行时专注的对象。

有两大类业处:

1.止业处(samatha kammaññhàna)为培育定力的修行方法,属于增上心学。

2. 观业处(vipassanà kammaññhàna),为培育智慧的修行方法,属于增上慧学。

 

(samatha):意为平静。为心处于平静、专一、无烦恼、安宁的状态,亦即禅定的修行法门。古音译作奢摩他。

诸经论注说:“令诸敌对法止息为止。”(paccanãka- dhamme sametã’ti samatho.)(Ds.A.132; Ps.A.83)

在《清净道论》中,把佛陀所教导的修习止的种种方法归纳为四十种业处:十遍、十不净、十随念、四无量、四无色、一想、一差别。

 

(vipassanà):又音译为维巴沙那。为直观觉照一切名色法(身心现象)的无常、苦、无我本质,亦即培育智慧的修行法门。古音译作毗婆舍那、毗钵舍那。

诸经论注说:“以无常等不同的行相观照为观。” (aniccàdivasena vividhena àkàrena passatã’ti vipassanà.) (Ds.A.132; Ps.A.83)

在修行观业处时,依据修习世间智直至出世间智而次第成就的观智可分为十六种,即:名色识别智、缘摄受智、思惟智、生灭随观智、坏灭随观智、怖畏现起智、过患随观智、厌离随观智、欲解脱智、审察随观智、行舍智、随顺智、种姓智、道智、果智和省察智。

 

入出息念:巴利语ànàpànassati的直译,又音译作阿那般那念,安般念。ànàpàna由assasati(入息)和passasati(出息)组成,即入出息、呼吸。sati意为念,即保持心对所缘念念分明、不忘失。入出息念即保持正念专注于呼吸的修行方法。

  修习入出息念可以证得四种色界禅那。

  北传佛教有时将之称为“数息观”。然而,根据上座部佛教的教学实践,“数息”只是修习入出息念的最初阶段,不能代表整个修习过程。而且,入出息念包括了由止到观的完整修法,不能笼统地称为“观”。

 

禅相:巴利语nimitta。nimitta意为标志,标记,征兆。禅修时由于专注禅修所缘生起的影像为禅相。禅相由心想而生,属于概念法。

  有三种禅相:遍作相(parikammanimitta)、取相(uggahanimitta)和似相(pañibhàganimitta)。

  在三种禅相中,四十种业处都可通过适当的方法获得遍作相与取相,但只有十遍、十不净、身至念与入出息念22种业处才能获得似相,并且必须通过专注似相证得近行定与安止定。

 

不净修习:巴利语asubha-bhàvanà的直译。sabha意为清净的,美的;加上表示反义的前缀a,意为不清净的。bhàvanà意为修习,禅修,培育。不净修习即取身体的厌恶不净作为禅修所缘的修行方法。

  有两种修习不净的方法:1.有意识的不净业处(savi¤¤àõaka-asubhakammaññhàna),又作身至念、三十二身分,即思惟有生命的身体三十二个部分厌恶与不净的禅修业处。

  2.无意识的不净业处(avi¤¤àõaka-asubha- kammaññhàna),又分为十种,即思惟无生命的身体(死尸)肿胀腐烂的十种不净相(十不净)。

修习不净业处能镇伏贪欲,也可以证得初禅。

  北传佛教依说一切有部等所传的“五停心观”将“不净修习”称为“不净观”。“五停心观”意谓五种停止心之惑障的观法,即不净观、慈悲观、缘起观、界分别观、数息观。然而,根据上座部佛教,修习不净业处属于修止而非修观。因此不能把巴利语asubha-bhàvanà讹作“不净观”。

 

四无量:巴利语catasso-appama¤¤àyo,即修习慈、悲、喜、舍四种无量心。由于修习慈等是对无量的对象而转起,无量的有情是它们的对象,以所缘无量故为“无量”。(Vm.1.269)

四无量又作四梵住(cattàro-brahmavihàrà)。《清净道论》中说:“当知以最胜处及以无过失性而称为梵住。以对诸有情正确地行道故住于最胜。又如梵天以无过失之心而住,如此与这些相应的禅修者相当于梵天而住。故以最胜处及以无过失性而称为梵住。”(Vm.1.268)

  祝愿有情幸福快乐为慈(mettà);

  希望拔除有情之苦为悲(karuõà);

  随喜有情的成就为喜(mudità);

  对有情保持中舍平等的态度为舍(upekkhà)。

 

慈心修习:巴利语mettà-bhàvanà的直译,又作修慈,培育慈爱。mettà意为慈,慈爱;bhàvanà意为修习,培育。慈心修习即希望一切有情快乐的修行方法。

  修习慈心属于四无量之一,又是四种保护业处之一。修习慈心能证得色界第三禅。

  北传佛教依“五停心观”将“慈心修习”称为“慈心观”。然而,根据上座部佛教,修习慈心属于修止而非修观。因此不能把巴利语Mettà-bhàvanà讹作“慈心观”。

 

佛随念:巴利语 Buddhànussati的直译。禅修者思惟佛陀的九种功德:“彼世尊亦即是阿拉汉、全自觉者、明行具足、善逝、世间解、无上调御丈夫、天人导师、佛陀、世尊。”也可以只忆念佛陀九德中的其中一项功德,如“阿拉汉,阿拉汉……”。

此业处因为以佛陀的功德为所缘,只能达到近行定,不能证得安止。

 

三相 (tãõi lakkhaõàni):一切行法(有为法,世间法)皆具有的三种本质:无常、苦、无我。

  以诸行生灭变易故为无常(anicca);

  以诸行数数受到生灭的逼迫故为苦(dukkha);

  以一切法(包括世间、出世间法)并不存在可称为“我”的实体故为无我(anatta)。

  北传佛教有“法印”(梵语dharma-mudrà)之说,谓小乘经有“三法印”,即以“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三项义理印证各种说法之正邪,或再加“一切行苦”成“四法印”;又谓大乘经有“一实相印”云云。南传上座部佛教并无“法印”之说。

 

 

六、道果

弟子:巴利语sàvaka,直译作声闻,意谓通过听闻佛陀音声言教而修行、证果的弟子。

如果依胜义谛,只有证悟道果的圣弟子(四双八辈)才能称为“声闻”;但若依世俗谛,则包括只要受了三皈五戒的所有僧俗佛教信徒皆可称为弟子。

 

入流:又作至流,四种圣果中的初果,为巴利语sotàpanna的直译。sota, 意为流,河流;àpanna, 意为已进入,已到达。入流即已進入聖道之流,必定流向般涅槃。

《增支部·第十集》注中说:“入流者,为已进入圣道之流。”(sotàpannà’ti ariyamaggasotaü àpannà.) (A.A.10.64)

以上是就圣果位而言的。若就圣道位而言,巴利语则为sotàpatti。sota (流) + àpatti (进入,到达),中文也译作入流。在圣典中也常作sotàpattiphala- sacchikiriyàya pañipanna, 直译作“为现证入流果的已行道者”或“正进入证悟入流果者”。

入流圣道能断除最粗的三种结:

①、执着实有我、我所、灵魂、大我、至上我存在的“有身见”(sakkàya diññhi,又作身见,我见,邪见,萨迦耶见);

②、执着相信修持苦行、祭祀、仪式等能够导向解脱的“戒禁取”(sãlabbattaparàmàsa);

③、对佛法僧、戒定慧、三世因果及缘起的“疑” (vichikicchà)。

同时,入流道智也能断除一切强得足以导致投生至四种恶趣(地狱、畜生、饿鬼、阿苏罗)的贪瞋痴,以及所有尚未产生四种恶趣果报的恶业。因此,初果入流圣者不可能再堕入四恶趣。对于漫长的生死旅途来说,入流圣者已经走近了轮回的终点,他们的未来世将只投生于人界与天界两种善趣当中,而且次数最多不会超过七次。也即是说:入流圣者将于不超过七次的生命期间,必定能得究竟苦边,趣无余依般涅槃,绝不会再有第八次受生。

在圣典中常如此描述入流圣者:

ßtiõõ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sotàpanno hoti avinipàtadhammo niyato sambodhiparàyaõo’ti.û

“灭尽三结,成为入流者,不退堕法,必定趣向正觉。”

汉传佛教依梵语srota-àpanna音译作须陀洹、窣路多阿半那、窣路陀阿钵囊等。

 

一来:四种圣道果的第二种,为巴利语sakadàgàmin的直译。为sakid (一次) + àgama (来,前来) + in (者, …的人)的组合。意为再回来此世间结生一次。

《中部·若希望经》注中说:“一来者,为回来一次。”(sakadàgàmã’ti sakiü àgamanadhammo.) (M.A.1.67)《人施设论》注中说:“再回来结生一次者,为一来。” (pañisandhivasena sakiü àgacchatã’ti sakadàgàmã.) (Pp.A.34)

在《人施设论》中说:

ßKatamo ca puggalo sakadàgàmã? Idhekacco puggalo tiõõ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ràgadosamohànaü tanuttà sakadàgàmã hoti, sakideva imaü lokaü àgantvà dukkhassantaü karoti Ý ayaü vuccati puggalo `sakadàgàmã’.û

“哪一种人为一来者?于此,有一种人灭尽三结,贪瞋痴减弱,成为一来者,只来此世间一次即作苦之终结。这种人称为‘一来’。”(Pp.34)

一来圣者在初道时已断了有身见、戒禁取、疑三结,于今又减弱了较粗的欲贪、瞋恚与愚痴,最多只会再回来此欲界世间受生一次,即尽苦边。一来圣者偶然还会生起一些较轻的烦恼,但并不会时常发生,同时它们的困扰力已经很弱。

汉传佛教依梵语sakçd-àgàmin音译作斯陀含、沙羯利陀伽弥等。

 

不来:四种圣道果的第三种,为巴利语anàgàmin的直译。为na (不) + àgàma (来,前来) + in (具有)的组合。意为不再返回欲界受生。

在《五部论注》中说:“不来者,名为对欲贪、瞋恚于心不动摇,以及决定性不会再从其世间退回来者。” (anàgàmã’ti kàmaràga-byàpàdehi akampanãyacittàya ca tamhà loka anàvattidhammatàya ca ñhitasabhàvo nàma.) (Pk.A.188)

圣典中常如此描述不来圣者:

ßpa¤cannaü orambhàgiyàn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opapàtiko hoti, tattha parinibbàyã anàvattidhammo tasmà lokà.û

“灭尽五下分结[9],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10],不再从那世间回来。”

不来圣者因为已断尽了能把有情系缚于欲界的欲贪与瞋恨两结,所以不会受到欲界的烦恼力牵引而再投生到欲界。不来圣者若在今生不能够证悟阿拉汉果,死后只会投生于色界或无色界梵天,并于其处证趣般涅槃。

汉传佛教古音译作阿那含、阿那伽弥等,也意译为不还。

 

学人 (sekha, sekkha):又作有学。通常指已经证得入流等三种道果的圣者,因他们还必须继续修学戒定慧三学、八支圣道,故为学人。

  《增支部》中说:“比库,应学故,称为学人。学什么呢?学增上戒学,学增上心学,学增上慧学。比库,应学故,称为学人。”(A.3.9.5)

《相应部》中说:“比库,于此,具足有学正见……具足有学正定。比库,这样才是学人。”(S.45.13)

有七种学人(satta sekhà):为作证入流果之行道者,入流圣者;为作证一来果之行道者,一来圣者;为作证不来果之行道者,不来圣者;为阿拉汉之行道者。

有时把善行凡夫也称为学人。如《律注》中说:“凡夫之善者以及七种圣者,以应学三学故为学人。” (Pr.A.45)

 

无学者 (asekha, asekkha):即阿拉汉圣者。因为阿拉汉圣者对所应修、所应学之法,皆已圆满,更无所应学,故称为无学者。

  《律注》中说:“已超越诸学法,住立于至上果,从此再也没有更应当学的漏尽者,称为无学者。”(Pr.A.45)

 

漏尽者 (khãõàsava):即阿拉汉圣者。漏(àsava),烦恼的异名。有四种漏:欲漏、有漏、见漏和无明漏。因为透过阿拉汉道完全地断除了一切漏,故称为漏尽者。

在《中部·根本法门经》注中说:“有四种漏:欲漏……无明漏。这四种漏已被阿拉汉灭尽、舍断、正断、止息、不可能再生,已被智火烧尽,因此称为漏尽者。”(M.A.1.8)

 

 

七、非人

非人:巴利语amanussa,指人类以外的其他有情。通常指诸天、龙、亚卡、阿苏罗、鬼、地狱众生等,有时也专指祸害人类的鬼怪。

 

诸天:巴利语devatà,为轮回流转中的善趣之一。其果报比人类要殊胜,他们寿命长久,身体清净光明,能飞行虚空,变化自在,常享胜妙快乐。

  在经典中,诸天通常指“六欲天”,即六种欲界的诸天众。他们由下向上依次为:

1.四大王天(Càtummahàràjika,为守护四方的四大王天及其眷属所居);

2.三十三天(Tàvatiüsa,古音译忉利天。此天之主称沙咖天帝);

3.亚马天(Yàma,古音译夜摩天、焰摩天);

4.都西答天(Tusita,古音译兜率天、睹史多天);

5.化乐天(Nimmànarati,又称乐变化天);

6.他化自在天(Paranimmitavasavatti,即魔天)。

  有时,诸天也包括比六欲天更高级的色界梵天、无色界梵天,以及一些较低级的地居天、空居天等。

  通过积累布施、持戒等福德善业,命终之后可投生到天界。成就禅那者死后则可投生到梵天界。

 

四大王天:巴利语Càtummahàràjika, 六欲天中最低的天界。此天界为四大天王及其眷属所居,故名。

  四天王分别守护着四方。他们分别是:

1.守护东方的为持国天王(Dhataraññha),统领甘塔拔;

2.守护南方的为增长天王(Viråëhaka),统领瓮睾鬼;

3.守护西方的为广目天王(Viråpakkha),统领诸龙;

4.守护北方的为韦沙瓦纳天王(Vessavaõa),统领亚卡。

此四大天王既守护四方,也保护佛陀及佛弟子们。

 

沙咖天帝:巴利语Sakka devànaminda,直译作沙咖诸天之主。沙咖,意为“能”,乃天帝之姓。为三十三天之主,居住在须弥山顶善见城(Sudassana)中的最胜殿 (Vejayanta),亦是佛教的护法主神。

汉传佛教将之讹略为帝释、天帝释、释提桓因。

 

韦沙瓦纳:巴利语Vessavaõa的音译,四大天王中的北方天王,统领亚卡众。据说他的前世是位婆罗门,因乐善好施而投生为名叫古韦拉(Kuvera)的天子。后因统辖维萨纳城(Visàõà)而被称为“韦沙瓦纳”。

北传佛教称之为多闻天王(Vai÷ramaõa,毗沙门),并尊奉为财宝神和佛教保护神。

 

甘塔拔:巴利语gandhabba的音译, 意为食香、香阴、香行等。天界的音乐神,为东方持国天王之部属。

古音译作干闼婆、犍闼婆、干沓婆等。

 

瓮睾鬼:巴利语kumbhaõóa的直译。鬼类名,为南方增长天王所领之鬼众。由于此类鬼众的阴囊(aõóa)状如瓮形(kumbha),故得此名。

古音译作鸠槃荼、恭畔荼等,意为瓮形鬼,冬瓜鬼。

 

:巴利语nàga。为身长无足、类似蛇的有情类,多居住在江河湖海中,有呼云唤雨之神力。有些也守护佛教。

 

亚卡:巴利语yakkha的音译。非人的一种,是地位比诸天低但又具有诸天威力的一类鬼神,为北方韦沙瓦纳天王所统领。

亚卡的种类极其繁多,有些是凶残暴戾、能伤害人类的恶鬼,有些是依止山川树木而居的树神、地居天,还有些则是如有大福德、大威势的诸天。在《中部·小爱行尽经》中,甚至把沙咖天帝也称为亚卡。

汉传佛教依梵语yakùa音译为夜叉、药叉等。

 

阿苏罗:巴利语asura的音译,为一种低等的天神。古印度传说阿苏罗经常与诸天发生战争,被金刚手天王(vajirahattha)打败后退居到大海。阿苏罗的首领称为阿苏罗王(asurinda),经典中较常见的有韦巴吉帝(Vepacitti)、拉胡(Ràhu)、巴哈拉达(Pahàràda)等。

  还有一种称为随苦处的阿苏罗(vinipàtikàsura),他们属于四恶趣之一,住在村落或树林,常受痛苦煎迫,依赖村民丢弃的食物等维生。

古音译作阿修罗、阿素洛、阿须伦等,意为非天、非同类、不端正、不酒等。

 


[1] 英文将这个词翻译得很准确: the Perfectly Self-Enlightened; the Perfectly Enlightened One; the Fully- Enlightened etc.

[2] 十大弟子的说法出自北传《维摩诘经·弟子品》和《灌顶经》卷8。

[3] 目前有些学习原始佛教或南传佛教者有两种倾向:一、南北杂糅,诸家圆融;二、批评大乘,打倒北传。这是某些华人信徒的“特色”,不能将之视同南传上座部佛教。

 本文无意涉及任何一种倾向,只想透过译释巴利语词汇来介绍传统的上座部佛教。对于南北传在某些名词的音义出现不同之处,则在尊重北传佛教的前提下列出其差异,有时也略陈其差异之因。

[4]“大乘”(Mahàyàna)一词在整部巴利三藏及其义注都不曾出现过,它属于梵语的专有名词。

[5] 唐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卷3云:“旧云沙弥者,言略而音讹。”

慧琳《一切经音义》卷47云:“旧言沙弥者,讹略也。”

释光述《俱舍论记》卷14云:“旧云沙弥,讹也。”

[6] 唐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卷1云:「岂容不识齿木,名作杨枝!西国柳树全稀,译者辄传斯号。佛齿木树,实非杨柳!」

[7] 时分药:有人将之讹译为非时浆。巴利语yàma, 意为时分,即从一天的明相出现至第二天明相出现之间的时段 (一日一夜),并非仅指非时。

[8] 律注《普端严》解释说:这里的菜汁是指已煮熟了的菜汤。作为时限药的叶子在做成食物之前榨成的汁是允许的。

[9] 五下分结 (pa¤cannaü orambhàgiyànaü saüyojanànaü):下分,意即连接到下界的;为投生到欲界之缘的意思。五下分结即前面所说的三种结,再加上欲贪结和瞋结。不来圣者已断除了这五种下分结。

[10] 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 (opapàtiko assaü tattha parinibbàyã):不来圣者已排除了胎生等三种生,只会化生为梵天人,并在梵天界那里般涅槃。

发表在 巴利戒律藏 | 留下评论

巴利語彙解

巴利語彙解

 

  假如您跟一位只受過傳統寺院教育的南傳上座部比庫談論「阿含經」、「三法印」、「十大弟子」等等,他們也許不明白您在說什麼……

許多想當然的北傳佛教術語、概念,對於巴利語系佛教來說竟然完全陌生!

 

 

緣起

編者曾學習北傳佛教十多年,之後又接觸到南傳上座部佛教,有機會學習巴利語三藏及其註解。在學習的過程中也嘗試做一些翻譯,選取相關的聖典及義註譯成中文。在學習與翻譯的過程中,不斷發現有許多巴利語的專有名詞無論在讀音上還是在解釋上,跟以前所學的北傳佛教術語有所不同。

在此試舉兩個例子來說明:巴利語sammàsam- buddha,北傳佛教依梵語samyak-sambuddha音譯為「三藐三佛陀」,意譯為「正遍知」、「正等覺者」。如北傳《大智度論》卷二中說:「云何名三藐三佛陀?三藐名正,三名遍,佛名知,是名正遍知一切法。」其意謂:相對於外道之邪覺,小乘羅漢為正覺;相對於羅漢之偏覺,菩薩為等覺;相對於菩薩之分覺,佛為正等覺。

但是根據巴利語,sammàsambuddha則應譯為「全自覺者」或「完全自覺者」,諸經律的義註皆解釋為:「完全地自己覺悟了一切諸法,故為『全自覺者』[1]。」

又如巴利語saïghàdisesa,北傳諸律依據梵語saïghàva÷eùa音譯為「僧伽婆尸沙」,意譯為「僧殘」。北傳《毗尼母經》卷七中解釋:「如人為他所斫,殘有咽喉,名之為殘。」謂凡是犯此罪的比丘,不像犯波羅夷般決定死罪,仍然殘留有生命,若能獲得清淨僧眾為他如法說懺悔除罪之法,此罪方可除滅。

但是根據巴利語則應音譯為「桑喀地謝沙」,直譯為「僧始終」,意謂犯此學處的比庫,對其罪的處理過程自始至終皆須由僧團來執行。

 

基於南北傳佛教在許多專有名詞讀音與義解方面的差異,同時也為了教學與翻譯上的方便,於是把一些常用的巴利語專有名詞彙集起來,再分門別類進行譯釋。[2]

在譯釋詞條時,基本上按照兩種方法進行:

第一、從巴利詞源學的角度來分析。如果是古人(特別是唐代的玄奘大師)已經作出精准翻譯且又符合巴利語源者則採納之,不合者則重譯之。

第二、直接查閱或引述各種巴利語三藏、義註及複註,按詞條的巴利含義進行譯釋。

 

另外,讀者還將會發現,在本篇中對一些人名、地名等巴利語專有名詞採用了新的音譯。比如漢傳佛教的專有名詞「比丘」(梵語bhikùu的古音譯),今依巴利語bhikkhu音譯為「比庫」;漢傳佛教的「沙彌」(為梵語÷ràmaõeraka的訛略音譯),今依巴利語sàmaõera音譯為「沙馬內拉」;北傳佛教的「阿羅漢」(梵語arhant的古音譯),今依巴利語arahant音譯為「阿拉漢」等。

眾所周知,北傳佛教的音譯術語絕大部分是從梵語(Saïskrit)翻譯過來的,而南傳上座部佛教所使用的經典語言則是巴利語(Pàëi)。由於這兩種語言分屬不同的語支,故本書對這些巴利語專有名詞將根據巴利語的實際讀音進行重新拼譯。同時,南傳上座部佛教相信,巴利語是佛陀當年說法時所使用的馬嘎底語(Màgadhã,摩揭陀語),這種語言在兩千多年以來一直都被南傳上座部佛弟子們尊奉為佛陀的語言(Buddhavacana)和聖典語(Pàëi-bhàsà),受到廣泛的學習與使用。當今,華人圈中對上座部佛教以及巴利語感興趣的人越來越多,編者在此也希望借著對部分巴利語專有名詞採用直接拼讀(新音譯)的方法,來幫助諸善人們瞭解和學習巴利語。

 

南傳和北傳佛教有許多名詞術語是共通的,這說明它們都有相同的源頭。不過,兩千多年的分流,也造成了大量的名詞、術語在讀音和釋義上都存在著一定的差別。有相當北傳佛學基礎但又有心學習上座部佛教和巴利語的華人佛弟子們,不能無視這些差異性。如果還是繼續一廂情願地把許多北傳佛教(包括《阿含經》、說一切有部等部派)的術語、概念硬套在南傳上座部佛教上,只會變得不倫不類且貽笑大方。就好像市面上有些介紹「原始佛教」的書籍在大談特談「三法印」、「十大弟子」[3]等一樣。假如您跟一位只受過傳統寺院教育的南傳上座部比庫談論「阿含經」、「三法印」、「我空法有」、「見惑、思惑」、「戒體」、「十大弟子」等等,他們也許不明白您在說什麼……

 

編寫本文的目的,就是為了提供給有心學習與繼承上座部佛教傳統的華人弟子們一份更符合巴利語原意的專有名辭彙解,幫助大家能夠更正確地、更系統地學習和實踐上座部所傳承的佛陀的教法。[4]

當然,如果把上座部佛教的專門術語彙集起來的話,可以編寫成一本厚厚的辭典。然而,本文並非辭書,編者也還不具備編寫辭典的能力,在這裏只是收集一些常見的巴利語詞匯,以饗讀者。至於收詞量,則將會隨著不斷的編寫而逐漸增加。

 

Mahinda Bhikkhu(瑪欣德尊者)

編於緬甸帕奧禪林莊嚴山寺

2008年1月

 

 

 

 

 

 

 

 

 

 

 

 

 

一、佛教

佛教:巴利語Buddha-sàsana。sàsana,意為教導,教說,教法。Buddha-sàsana即佛陀的教導,佛陀的教法。

佛陀的教法可以分為三個層面:

  1. 教理之教(pariyatti-sàsana) ——律、經、論三藏等應當學習的教法義理。
  2. 行道之教(pañipatti-sàsana) ——戒、定、慧三學等能導向證悟出世間法的禪修實踐。
  3. 通達之教(pañivedha-sàsana) ——證悟四種聖道、四種聖果以及涅槃九種出世間法。

  唯有教理之教的住立,才有行道之教的存在;因為修行不能偏離三藏,不能違背佛陀的教導。唯有行道之教的住立,才有通達之教的存在;因為不依照戒定慧禪修,脫離了行道實踐,就不可能證悟任何的出世間法。

 

上座部佛教:巴利語Theravàda。thera,意為長老,上座;vàda,意為說, 論, 學說, 學派, 宗派, 部派。

上座部佛教因其由印度本土向南傳播到斯里蘭卡、緬甸等地,故稱為南傳佛教。又因所傳誦的三藏經典使用巴利語(pàëi-bhàsà),故又稱為巴利語系佛教。

南傳上座部佛教堅持維護佛陀的原本教法,只相信和崇敬佛、法、僧三寶,傳誦與尊奉巴利語律、經、論三藏,依照八聖道、戒定慧、四念處等方法禪修,大多數人致力於斷除煩惱、解脫生死、證悟涅槃。

傳統上,南傳上座部佛教流傳於斯里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等南亞、東南亞國家和地區。

 

大乘:梵語Mahàyàna[5]。mahà意為大,含有偉大、高貴等義;yàna為車乘,運載之義。謂能將無量眾生從生死此岸運載至覺悟彼岸,故名「大乘」。

大乘佛教為佛陀入滅五百多年(西元前一世紀)之後在印度興起的一種佛教形式,主張修行菩薩道,普度眾生,並以成就佛果為最終目標。大乘佛教崇拜許多的諸佛、菩薩、諸天等,受持傳誦大乘經典,並把以前的佛教傳統和當時與之並行的部派佛教貶稱為「小乘」。佛滅一千多年(西元七世紀)以後,大乘佛教融合婆羅門教-印度教的鬼神崇拜、咒術信仰等因素,形成「密乘佛教」或「金剛乘」。

大乘佛教後來流傳到中國漢地,與中華文化相結合而形成了漢傳佛教,之後又傳到韓國、日本、越南等地。

密乘佛教後來流傳到西藏,吸收了當地的苯教信仰而形成藏傳佛教,之後又傳到蒙古、尼泊爾、不丹等地。

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因為是從印度往北傳播而形成,故合稱為北傳佛教。他們與南傳上座部佛教並稱為當今世界的三大語系佛教。

 

巴利語 (pàëi-bhàsà):是由佛陀在世時中印度馬嘎塔國(Magadha,摩揭陀國)一帶使用的方言變化而來,它屬於與古印度正統的雅語——梵語(Sanskrit)——相對的民眾方言——布拉格利語(Pràkrit)的一種。南傳上座部佛教相信巴利語是佛陀當年講經說法時所使用的馬嘎塔口語,故又稱為「馬嘎底語」(Màgadhika, Màgadhã,摩揭陀語)。

「巴利」(pàëi)一詞的原意是指佛語(Buddha- bhàsà)、聖典、三藏,用以區分作為解釋聖典的文獻——義註(aññhakathà)和複註(ñãkà)。也因如此,記錄聖典、佛語的專用語「馬嘎底語」到後來也就逐漸成了「佛經語」「聖典語」的代名詞,即「巴利語」。

南傳上座部佛教因為使用巴利語傳誦的三藏經典,故又被稱為巴利語系佛教。

 

 

二、佛陀

佛陀:巴利(梵)語buddha的古音譯。意為覺者,覺悟者。

「佛陀」有兩種含義:

1.以解脫究竟智覺悟了一切應了知者,稱為佛陀。

2.自己無需老師的指導而覺悟了四聖諦,也能教導其他有情覺悟者,稱為佛陀。

義註中解釋說:「凡有任何應了知者,皆以解脫究竟智覺悟了那一切,故為佛陀。或因為自己覺悟了四聖諦,也能令其他有情覺悟,以這些理由故為佛陀。」(Pr.A.1 / Vm.1.141)

 

世尊:巴利(梵)語bhagavant的意譯。bhaga,意為祥瑞,吉祥,幸運;vant,意為具有,擁有。bhagavant直譯為「具祥瑞者」。

諸經律的義註採用語源學的方法解釋了bhagavà的六種含義:

1.以具諸祥瑞(bhàgyavà’ti)故為bhagavà;

2.以已破壞(bhaggavà’ti)一切危險故為bhagavà;

3.以有諸福德(bhagà assa santã’ti)故為bhagavà;

4.以分別(vibhattavà’ti)一切法故為bhagavà;

5.以親近(bhattavà’ti)諸上人法故為bhagavà;

6.以已除去諸有(bhavesu vantagamano’ti)故為bhagavà。(Pr.A.1 / Vm.1.142-4)

在巴利聖典中,通常用Bhagavà來尊稱佛陀。

 

阿拉漢:巴利語arahant的音譯。意為應當的,值得的,有資格者。

「阿拉漢」有五種含義:

1.以已遠離(àrakattà)一切煩惱故為arahaü;

2.以已殺煩惱敵故(arãnaü hatattà)為arahaü;

3.以已破輪迴之輻故(arànaü hatattà)為arahaü;

4.以有資格(arahattà)受資具等供養故為arahaü;

5.以對惡行已無隱秘故(pàpakaraõe rahàbhàvato)為arahaü。(Pr.A.1 / Vm.1.125-130)

「阿拉漢」是對佛陀的尊稱,也可以指一切的漏盡者 (khãõàsava,斷盡煩惱者),包括諸佛、獨覺佛及阿拉漢弟子。

漢傳佛教依梵語arhant音譯為「阿羅漢」,謂為小乘極果。其音、用法皆與上座部佛教有所不同。

 

全自覺者:對佛陀的尊稱,為巴利語sammàsambuddha的直譯。sammà,意為完全地,徹底地,圓滿地,正確地;sam,於此作sàmaü解,意為自己,親自;buddha,即佛陀,意為覺悟者。

諸義註中說:「完全地、自己覺悟了一切諸法,故為『全自覺者』。」(Sammà sàma¤ca sabbadhammànaü buddhattà pana sammàsambuddho’ti.) (Pr.A.1 / M.A.1.12/ A.A.1.170 / Vm.1.132)

漢傳佛教依梵語samyak-sambuddha音譯為三藐三佛陀;意譯作正等覺者,正等正覺者,正遍知。

 

苟答馬:巴利語Gotama的音譯。我們現在佛陀的家姓,通常用來指稱佛陀。我們現在的教法時期是苟答馬佛陀的教法時期。

漢傳佛教依梵語Gautama音譯為喬答摩、瞿曇等。也常依佛陀的族姓稱為釋迦牟尼(øakyamuni)。

 

七佛:過去曾經出現於世的六位佛陀,以及現在的苟答馬佛(Gotama)並稱為七佛。

過去的六位佛陀分別是:

1.九十一大劫以前的維巴西佛(Vipassã,毗婆尸佛);

2.三十一大劫以前的西奇佛(Sikhi,尸棄佛);

3.三十一大劫以前的韋沙菩佛(Vessabhu,毗舍浮佛);

4.現在賢劫的咖古三塔佛(Kakusandha,拘留孫佛);

5.現在賢劫的果那嘎馬那佛(Konàgamana,拘那含牟尼佛);

6.現在賢劫的咖沙巴佛(Kassapa,迦葉佛)。

在《長部·大授經》中說:

「諸比庫,距今九十一劫以前,维巴西世尊、阿拉漢、全自覺者出現於世。

諸比庫,距今三十一劫以前,西奇世尊、阿拉漢、全自覺者出現於世。

諸比庫,又於彼三十一劫中,韋沙菩世尊、阿拉漢、全自覺者出現於世。

諸比庫,於此賢劫中,咖古三塔世尊、阿拉漢、全自覺者出現於世。

諸比庫,於此賢劫中,果那嘎馬那世尊、阿拉漢、全自覺者出現於世。

諸比庫,於此賢劫中,咖沙巴世尊、阿拉漢、全自覺者出現於世。

諸比庫,於此賢劫中,今我阿拉漢、全自覺者出現於世。」(D.14)

 

美德亞:未來佛名,巴利語Metteyya的音譯,意為慈愛,為此賢劫中的第五位(也是最後一位)佛陀。

  在《長部·轉輪王經》中說:「諸比庫,在人壽八萬歲時,有名為美德亞的世尊將出現於世,是阿拉漢、全自覺者、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者、調御丈夫、天人導師、佛陀、世尊。」(D.26)

漢傳佛教依梵語Maitreya音譯為彌勒、彌帝隸、梅怛麗耶等。

 

獨覺佛:巴利語paccekabuddha。在沒有佛法的時期,能無師而通達四聖諦,但卻不能教導其他眾生的聖者。

漢傳佛教依梵語pratyekabuddha譯作辟支佛、貝支迦、緣覺等。

 

 

三、戒律

比庫:巴利語bhikkhu的音譯,有行乞者、持割截衣者、見怖畏等義。即於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的男子。

在《律藏·巴拉基咖》中解釋:「乞討者(bhikkhako’ti)為比庫,遵從於行乞者(bhikkhàcariyaü ajjhupagato’ti)為比庫,持割截衣者(bhinnapañadharo’ti)為比庫。」(Pr.45)

《清淨道論》中說:「比庫者,以應見到輪迴的怖畏(saüsàre bhayaü ikkhaõatàya),或應持割截衣等(bhinnapañadharàditàya),獲得這樣名稱的信心出家的良家之子。」(Vm.1.14)

漢傳佛教依梵語bhikùu音譯為「比丘」、「苾芻」等,含有破惡、怖魔、乞士等義。其音、義皆與巴利語有所不同。

現在使用「比庫」指稱巴利語傳承的佛世比庫僧眾及南傳上座部比庫僧眾;而使用「比丘」、「比丘尼」指稱源自梵語系統的北傳僧尼。

 

沙馬內拉:巴利語sàmaõera的音譯。是指於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持十戒之男子。

漢傳佛教依梵語÷ràmaõeraka音譯為「沙彌」、「室羅摩拏洛迦」等。

   附帶提一下:漢傳佛教把梵語÷ràmaõeraka訛略為「沙彌」。如果把「沙彌」轉寫為巴利語則為sàmã。sàmã意為「主人」、「物主」、「丈夫」。在佛世時的古印度,奴隸、僕人稱他們的主人為「沙彌」,婦女稱她們的丈夫也為「沙彌」。同時,「沙彌尼」(sàminã)則是「女主人」、「妻子」的意思。因此,不宜把巴利語sàmaõera訛略成「沙彌」[6]

 

皈依 (saraõa):或歸依,依靠;庇護所,避難所。皈依的對象有三,稱為「三皈依」(tisaraõa)或「皈依三寶」。三寶,即佛(buddha)、法(dhamma)、僧(saïgha)。皈依三寶是指以佛、法、僧作為皈依處或庇護所。

 

(sãla):有行為、習慣、品質、本性、自然等義,通常也指道德規範、好品質、良善的行為、佛教的行為準則等。

  《清淨道論》中解釋:「以什麼意思為戒呢?以戒行之義為戒。為何稱為戒?正持(samàdhànaü)——以身業等好習慣的無雜亂性之義;或確持(upadhàraõaü)——以住立於善法的持續性之義。這兩種意思實是通曉語法者所允許。但也有人以頭義為戒,以清涼義為戒,用如是等方式來解釋其義。」(Vm.1.7)

  「戒」有時也作為「學處」的別名,如在家學處包括五戒(pa¤casãla)、八戒(aññhaïgasãla)等,出家學處包括十戒(dasasãla)、具足戒(upasampannasãla)等。

 

學處 (sikkhàpada):或譯作學足。sikkhà意為學,學習,訓練;pada意為足,處所。學處亦即是學習規則,戒條。

《小誦註》中說:「應當學故為學;以此作為足故為足。學之足為學足,即到達學的方法之義。又或者說為根本、依止、立足處[為學處]。」

 

十種學處 (dasa-sikkhàpadàni):又作十戒,即沙馬內拉應學習的十種行為規則。

這十種學處依次是:離殺生,離不與取,離非梵行,離妄語,離放逸之因的諸酒類,離非時食,離觀聽跳舞、唱歌、音樂、表演,離妝飾、裝扮之因的穿戴花鬘、芳香、塗香,離高、大床座,離接受金銀。

 

律藏 (Vinayapiñaka):乃世尊為諸弟子制定的戒律教誡和生活規則。

《律藏》按照內容可分為《經分別》、《篇章》、《附隨》三大部分。緬文版編為《巴拉基咖》、《巴吉帝亞》、《大品》、《小品》和《附隨》五大冊。

《經分別》是對比庫和比庫尼兩部戒經——《巴帝摩卡》的解釋,其中解釋《比庫巴帝摩卡》的部分稱為《大分別》(Mahàvibhaïga); 解釋《比庫尼巴帝摩卡》的部分則稱為《比庫尼分別》(Bhikkhunãvibhaïga)。

《篇章》(Khandhaka)又分為《大品》(Mahà-vagga)和《小品》(Culla-vagga) 兩大部分,《大品》有10篇,《小品》有12篇,共22篇。

 

巴帝摩卡:巴利語pàtimokkha的音譯,有上首、極殊勝、護解脫等義。

《律藏·大品·誦戒篇》中解釋:「巴帝摩卡者,此是最初,此是頭首,此是諸善法之上首,因此稱為『巴帝摩卡』。」(Mv.135)

律註《疑惑度脫》中說:「巴帝摩卡為極殊勝(pa-atimokkha)、極上首(atipamokkha)、極尊、極上之義。」

《清淨道論》中說:「若他看護(pàti)、保護此者,能使他解脫(mokkheti)、脫離惡趣等苦,所以稱為『護解脫』。」(Vm.1.14)

巴帝摩卡可分為戒和經籍兩種:

1.戒巴帝摩卡(sãla pàtimokkha)——比庫、比庫尼應持守的巴帝摩卡律儀戒。其中,比庫巴帝摩卡共有227條,比庫尼巴帝摩卡有311條。

2.經籍巴帝摩卡 (gantha pàtimokkha)——僧團每半月半月應唸誦的戒經。有兩部戒經,即《比庫巴帝摩卡》和《比庫尼巴帝摩卡》。

漢傳佛教依梵語pràtimokùa音譯為「波羅提木叉」等,意為別解脫、從解脫、隨順解脫等,其音、義與巴利語有所不同。

 

:巴利語khandhaka, 源於khandha (蘊,聚,積聚),意為「篇章」「章節」。漢譯古律依梵語skandha音譯為犍度、揵度等。

在《律藏》中,將有關授戒、誦戒、雨安居、自恣等僧團的生活規則進行分門別類,編集成22個部分,總稱為《篇章》,其中的每個部分也稱為「篇」。如有關出家、授戒的部分稱為「大篇」等。

 

義註 (aññhakathà):aññha,同attha, 意為義,義理;kathà,意為論,說。即解釋巴利三藏的文獻。

在南傳上座部佛教的傳承中,律、經、論三藏聖典稱為「巴利」(Pàëi), 對三藏的註解稱為「義註」(aññhakathà),對義註的再解釋稱為「複註」(ñãkà), 對複註的再解釋稱為「再複註」(anuñãkà)。

其中,《律藏》的義註有《普端嚴》、《疑惑度脫》等。《經藏》的義註有《吉祥悅意》、《破除疑障》、《顯揚心義》、《滿足希求》、《勝義光明》等;論藏的義註有《殊勝義註》、《迷惑冰消》、《五部論註》等。

 

巴拉基咖:比庫學處之一,為巴利語pàràjika的音譯,直譯作「他勝」,意為已被打敗或失敗。

漢傳佛教音譯為波羅夷、波羅市迦,也意譯為斷頭、退沒等。

 

桑喀地謝沙:比庫學處之一,為巴利語saïghàdisesa的音譯,直譯作「僧始終」。其由saïgha (僧伽;僧團) + àdi (最初;開始;首先) + sesa (殘餘;剩下;剩餘) 三詞組合而成。意謂犯了此一類學處的比庫,對其罪的處理過程自始至終皆須由僧團來執行。

在《律藏》中解釋說:「桑喀地謝沙者,唯有僧團才能對其罪給與別住,給與退回原本、馬那答及出罪,非多人,非一人[所能作],以此而說為『僧始終』。」(Pr.237)

漢傳佛教依梵語saïghàva÷eùa音譯為「僧伽婆尸沙」,意譯為「僧殘」。其音、義皆與巴利語有別。

 

馬那答:巴利語mànatta的音譯。意即為了表達對比庫們的敬意,而使比庫們對他感到滿意。乃是僧團對違犯了「僧始終學處」而想要恢復清淨的比庫所作出的處理方式。履行馬那答的時間通常為六夜。

漢傳佛教依梵語mànatva音譯為「摩那埵」。

 

不定 (aniyata):比庫學處之一,意為不確定,不能肯定。是指尚未確定比庫所違犯的是屬於巴拉基咖、僧始終或巴吉帝亞三者之中的哪一種罪行的學處。這一類學處只有兩條。

 

尼薩耆亞巴吉帝亞:比庫學處之一,為巴利語nissaggiya pàcittiya的音譯。尼薩耆亞(nissaggiya),意為應捨棄的;巴吉帝亞(pàcittiya),意為令心墮落。故可譯作「應捨棄的心墮落」、「捨心墮」。

此一類學處共有三十條,是關於衣、敷具、金錢、缽、藥品等物品方面的規定。凡是犯了此一類學處的比庫,應先把違律的物品在僧團中、在兩三眾中,或在一人面前捨棄。捨棄之後再懺悔其罪。

漢傳佛教依梵語naiþsargika pràya÷cittika音譯為「尼薩耆波逸提」等,意譯為「捨墮」。

 

巴吉帝亞:比庫學處之一,為巴利語pàcittiya的音譯,意為令心墮落。

義註解釋說:「令心墮落爲巴吉帝亞(pàteti cittan’ti pàcittiyaü)。」

在《附隨》中說:「所謂『巴吉帝亞』者,請聽如實而說:令善法墮落,違犯聖道,心處於迷妄的狀態,因此如是說。」

這一類學處共有九十二條。違犯的比庫需向另一位比庫懺罪。

漢傳佛教依梵語pràya÷cittika音譯為波逸提、波夜提,意譯為「墮」,謂犯此戒而不懺悔者必墮落地獄故。

 

眾學法 (sekhiya):比庫學處之一,即應當學習之法。這一類學處主要是關於出家眾行止威儀的規定。假如比庫以不恭敬的態度違犯這一類學處,則犯惡作罪。

 

梵行 (brahmacariya):意為清淨、尊貴、值得讚歎的行為;或如清淨、尊貴的諸佛、獨覺佛、出家聖弟子等清淨者們的生活方式。

 

上人法 (uttarimanussadhamma):又作過人法,即超越常人的能力與證量,包括禪那、解脫、神通、證果等。

在《律藏》中解釋:「上人法名為禪那、解脫、定、等至、智見、修道、證果、斷煩惱、心離蓋、樂空閒處。」

 

甘馬:巴利語kamma的音譯,意為業,行為,造作。以譯音出現時,則專指僧團的表決會議。

漢傳佛教依梵語karma音譯為「羯磨」。

 

瓦薩:巴利語vassa的音譯,即戒齡、僧齡。比庫每度過一年一度的雨季安居,其戒齡則增加一歲。因雨季安居的巴利語為vassa,故比庫度過了幾個雨安居,則計算為多少瓦薩。

  漢傳佛教借世俗臘月除夕受歲為臘,故稱僧尼受具足戒後之年數為「戒臘」。今不用此說。

 

戒師 (upajjhàya, upajjhà):直譯為親教師,意即親近教導的老師,乃出家弟子對其受戒師父的尊稱。

巴利語upajjhàya源自動詞「專注,注意」(upanijjhàyati)。如律註中說:「能注意各種[大小]罪者為戒師。(vajjàvajjaü upanijjhàyatã’ti upajjhà)」(Mv.A.126; 5.1033)

對於比庫來說,只要不還俗,他終生只有一位戒師。但對於沙馬內拉來說,只要他從另外一位長老比庫處受皈戒並禮請其為戒師,則他與原先戒師之間的師徒關係自動失效。

漢傳佛教依梵語upàdhyàya音譯為鄔波馱耶,訛略為和尚、和上、和闍等。

 

老師 (àcariya):又可音譯為阿吒利亞。即能傳授弟子法義知識及教導正確行為之師。

律註中說:「能教導正行與行止者為老師。(àcàrasamàcàrasikkhàpanakaü àcariyaü)」(Mv.A.77)

一位比庫有四種老師:

1.出家時的剃度授戒師;

2.受具足戒時的教授師和讀甘馬師;

3.教授戒律、佛法、禪修業處等的老師;

4.依止師。

漢傳佛教依梵語àcàrya音譯為阿闍梨、阿遮利耶等。

 

長老 (thera):又作上座。一般是指十個瓦薩或以上的比庫。有時相對於瓦薩較小的比庫來說,大瓦薩比庫也可稱為上座(thera)或較年長者(vuóóhatara)。

 

下座 (navaka):直譯為新的。相對於瓦薩較大的比庫來說,瓦薩小的比庫即是下座。

 

未受具戒者 (anupasampanna):除了比庫、比庫尼之外的在家人和其他出家眾皆稱為「未受具戒者」。

 

近事男:巴利語upàsaka的直譯,即親近奉侍三寶的男子。又作淨信男,清信士,居士;為已歸依佛、法、僧的在家男子。古音譯作優婆塞、鄔波索迦、伊蒲塞等。女子則稱為近事女(upàsikà,優婆夷)。

 

淨人,巴利語kappiyakàraka,簡稱kappiya,意為使事物成為比庫或僧團允許接受和使用的未受具戒者。也包括為比庫或僧團提供無償服務者。

 

賊住者 (theyyasaüvàsako):以邪惡之心自行剃發披衣、示現出家形象或冒充比庫者。

有三種賊住者:形相之賊、共住之賊和俱盜之賊。這三種賊住者皆不得出家及受具足戒。

 

(cãvara):原意為衣、布,特指出家眾所披之衣。

比庫有三衣(ticãvara),即桑喀帝、上衣和下衣。但沙馬內拉只有上衣和下衣,無桑喀帝。

 

袈裟:巴利語kàsàya或kàsàva的音譯。即僧人所披之衣。

「袈裟」原指橘黃色、紅黃色、褐色或棕色。因為出家眾所披之衣通常都染成橘黃色或黃褐色不等,所以,染成這種顏色之衣即稱為袈裟衣、染色衣,或直接稱為袈裟。

 

桑喀帝:巴利語saïghàñã的音譯。意為重衣,複衣,重複衣;因須縫製成兩重而作,故名。有時把桑喀帝和上衣重疊在一起披著也合稱為「桑喀帝」。

古音譯為僧伽梨、僧伽胝等。

 

上衣 (uttaràsaïga):uttara意為上面的;àsaïga意為衣著。即上身披著之衣。

古音譯為郁多羅僧、嗢多羅僧等。

 

下衣 (antaravàsaka):直譯為內衣。antara意為裏面的,中間的;vàsaka意為穿著的。穿下衣時圍腰下著如裙,上掩臍輪,下蓋雙膝。

古音譯為安陀會、安怛婆沙等。

 

齒木 (dantakaññha, dantapoõa):又作牙枝。古印度人用來刷牙潔齒的細木條。其長約一拃手不等,一頭削尖可剔牙,一頭留有纖維可刷牙。

漢傳佛教將之訛作「楊枝」。然一切木料皆可作齒木,並非獨用楊柳枝。[7]

 

:巴利語patta的古音譯。為僧眾行乞資身之器,比庫隨身八物之一。其狀扁圓形,用以盛食物。在材質上,世尊允許比庫使用鐵缽(ayopatta)和陶缽(mattikàpatta)兩種。

 

時限藥 (yàvakàlika):限於明相出現後至日正中時之間的時段才可以食用的食物。時限藥分為噉食和嚼食兩類。

 

噉食 (bhojaniya):也作正食,軟食,蒲膳尼食。律藏中說:「五種食物名為噉食:飯、麵食、炒糧、魚和肉。」(Pc.239)

a.飯(odano) ——由稻穀、麥等七穀的米粒所煮成的飯和粥。

b.麵食(kummàso) ——以麥為原料製成的面製品。

c.炒糧(sattu) ——由七穀經烘炒而成;也包括將稻穀炒後所搗成的粉。

d.魚(maccho) ——包括魚鱉蝦蟹、貝類等一切水生動物。

e.肉(maüsaü) ——禽、獸類的肉、骨、血、皮、蛋等。

 

嚼食 (khàdaniya):也作硬食,不正食,珂但尼食。khàdana, 即咀嚼之義。嚼食是指須經咬嚼的食物,如:水果、植物的塊莖類等。

律藏中說:「除了五種噉食、時分藥、七日藥和終生藥之外的其他食物名為嚼食。」(Pc.239)

除了五類噉食以外,一般上用來當食物食用的都可以歸納為嚼食。例如:蔬果瓜豆等等。除此之外,麥片、美祿(Milo)、好力克(Horlic)、阿華田(Ovaltin)、豆漿、番薯湯、可哥、巧克力、乳酪及三合一咖啡也不許在非時服用。根據斯里蘭卡及泰國佛教的傳承,不加奶精的純咖啡可以在非時服用。

 

三種清淨魚、肉 (tikoñiparisuddha macchamaüsa):沒有看見、沒有聽說以及不懷疑為了自己而宰殺的魚蝦、動物之肉。這是佛陀允許比庫食用的三種肉類。

《律藏·大品》中說:「諸比庫,不得明知而食用指定殺的肉。若食用者,犯惡作。諸比庫,我允許三種清淨的魚和肉:不見,不聞,不疑。」(Mv.294)

不見(adiññhiü) ——施主所拿來供養的肉,是比庫並沒有看見這是專為比庫們宰殺的動物、魚蝦。

不聞(asutaü) ——所拿來供養的肉,是比庫並沒有聽說這是專為比庫們宰殺的動物、魚蝦。

不疑(aparisaïkitaü) ——知道這是排除了見疑、聞疑,以及兩者俱非疑的魚、肉。

若比庫見到人們手裏拿著網籠等離開村子走進山林,第二天進入該村托缽時得到有魚、肉的食物,他由於見到而懷疑「這是否是為了比庫們而殺的?」這稱為「見疑」而不能接受。若無疑者則可接受。但若問明這並非為了比庫們而殺的之後則可食用。

對於「聞疑」則是並沒有看見卻因聽說而起疑。對於「兩者俱非疑」則是既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說,但卻懷疑是為了比庫們而殺的。

對於這三種清淨魚、肉,在律註的「破僧學處」中有詳細解釋。(Pr.A.410)

 

時分藥 (yàmakàlika)[8]:只限制比庫於一天之內食用的水果汁以及未煮過的蔬菜汁。例如芒果汁、蘋果汁、橙汁、香蕉汁、葡萄汁等。

世尊在《律藏·藥篇》中說:

「諸比庫,我允許一切果汁,除了穀果汁之外。諸比庫,允許一切葉汁,除了菜汁[9]之外。諸比庫,允許一切花汁,除了蜜花汁之外。諸比庫,允許一切甘蔗汁。」(Mv.300)

根據律藏的註釋,大型水果以及一切其他種類的穀物皆被視為是隨順於穀類的,其汁不可用來作時分藥。例如椰子汁、西瓜汁、哈蜜瓜汁等。

時分藥的製作方法是:由沙馬內拉或在家人等未受具戒者把欲榨成汁的小果等以冷水壓擠後,經過濾而成。濾過了的汁可以加進冷開水、糖或鹽飲用。

任何經煮過了的蔬菜汁和水果汁皆不可在午後飲用,因為該汁一旦煮過則成了時限藥。不過,放在太陽下面加溫是允許的。

 

七日藥 (sattàhakàlika):允許比庫在七天之內存放並食用的藥。有五種七日藥,即:生酥、熟酥、油、蜂蜜和糖。

 

終生藥 (yàvajivika):又作盡壽藥。即沒有規定食用期限的藥品。此類藥一般上是用來治病而不當食物吃用。

 

作淨:巴利語kappiyaü karoti的直譯, 意即「使…成為許可的」。

如果比庫接到含有種子的水果或瓜豆蔬菜等的供養時,應先作淨後才可食用。有五種作淨的方法:1.用火損壞,2.用刀損壞,3.用指甲損壞,4.無種子,5.種子已除去。

 

明相出現 (aruõuggamana):又作黎明,破曉;即天剛亮的時候。時間約在日出前的30-35分鐘之間不等。同時,在一年之中不同日期的明相出現時刻也不同。佛教以明相出現作為日期的更替,而非午夜12點。

有許多標誌可以辨認明相出現,如四周的天空已由暗黑色轉為藍白色,鳥兒開始唱歌,可以看清不遠處樹葉、建築物等的顏色,不用打手電筒也可看清道路等。一年之中不同日期的明相出現時刻並不相同。

 

日正中時 (majjhantika samaya):又作正午,即太陽正好垂直照射於所在地點的經線上的那一刹那,日影一偏即為非時 (過午)。不同地區的日正中時並不相同,所以不能以中午12點來計算。同時,在一年之中,不同日期的日正中時也不同。

 

坐臥處 (senàsana):由巴利語sena (=sayana臥具;床) + àsana(坐具;座位)組合而成。

根據經律的上下文,senàsana含有兩種意思。如果指的是住所、住處,則應翻譯為「坐臥處」。如果指的是生活起居的用具,如床、椅子、褥墊等,則應翻譯為「坐臥具」。

 

善逝張手 (sugatavidatthi):張手(vidatthi),又作搩手,拃手。即手掌張開後由拇指到小指(或中指)兩端之間的長度。義註中說:善逝張手等於中等身材之人的三張手,建築師肘尺的一個半肘長。但根據泰國的演算法,善逝的一張手是常人的1.33倍。

若在「張手」之前沒有特別加上「善逝」,則是指常人的張手。

在律藏中較常用到的長度單位是:

1尋(vyàma, byàma)= 4肘(ratana);

1伸手所及(hatthapàsa)= 2.5肘;

1肘=2張手;

1張手=12指寬(aïgula);

1指寬=7穀(dha¤¤amàsa)。

 

林野 (ara¤¤a):即遠離村莊市鎮的山林、荒郊、野外。古音譯為阿蘭若、阿練若等。

有住林野習慣的比庫則稱為「林野住者」(àra¤¤ika)。

 

雨安居 (vassa):在印度、緬甸、泰國等熱帶國家一年可以分為熱季、雨季和涼季三個季節。根據佛制戒律,在雨季四個月當中的三個月期間應停止到處雲遊參學,安住在一固定的住所度過雨安居,精進禪修。

雨安居可以分為「前安居」和「後安居」兩種,皆為期三個月。前安居的時間在每年陽曆7月月圓日的次日至10月的月圓日,約相當於中國農曆的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後安居則再推遲一個月。

漢傳佛教以農曆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為安居期 (比印度古曆早兩個月),因時值漢地夏季,故稱「結夏」。其時間、做法皆與上座部佛教有異。

 

咖提那:巴利語kañhina的音譯,原意為堅固的,堅硬的。即為了加強五種功德而作堅固的意思。古音譯作迦絺那。

佛陀允許僧團在雨安居結束後的那一個月內 (約相當於中國農曆的九月十六至十月十五日),可安排其中的一天來敷展咖提那衣,故在該天所敷展之衣也稱為咖提那。

敷展咖提那衣的所有程序必須在一天之內完成。這些程序包括接受布料、裁剪、縫製、染色、晾乾,以及在僧團當中進行分配與隨喜。凡圓滿了三個月雨安居且參加隨喜咖提那衣的比庫,在雨安居結束之後的五個月內可享有五種利益:無邀請而行、無受持而行、結眾食、隨意衣、他能獲得其處所得之衣。

 

 

四、教理

聖諦:巴利語ariyasacca, 即聖者的真諦(ariyassa saccattà ariyasaccànã’ti attho.)

聖(ariya),意為神聖的,尊貴的,聖者。諦(sacca),意為真諦,真理,真實。

這四聖諦之所以被稱為「聖諦」,《清淨道論》中以五義解釋說:

1. 因為是佛陀等聖者所通達,所以稱為「聖諦」。

2. 又因是聖者的真諦,故為「聖諦」。如《相應部》中說:「諸比庫,在有諸天、魔、梵的世間中,有沙門、婆羅門、天與人的人界,如來是聖者,所以稱為『聖諦』。」(S.56.3.8)

該經義註說:「由於這些屬於聖者所有的,已被聖者、如來所通達、所宣說,因此以聖者的真諦故,為『聖諦』的意思。」

3. 因正覺了這些而成就聖位,故稱為「聖諦」。如說:「諸比庫,如實正覺了此四聖諦故,如來稱為『阿拉漢、全自覺者』。」(S.56.3.3)

4.又因諸聖者皆是真實故為「聖諦」;諸聖者即是如實、不違如、不異如的意思。如說:「諸比庫,此四聖諦為如、不違如、不異如,所以稱為『聖諦』。」(S.56.3.7) (Vm.2.531)

  聖諦有四種,稱為四聖諦(catàri ariyasaccàni):

  1.苦聖諦(dukkhaü ariyaccaü);

  2.苦集聖諦(dukkhasamudayaü ariyaccaü);

3.苦滅聖諦(dukkhanirodhaü ariyaccaü);

4.導至苦滅之道聖諦(dukkhanirodhagàminã pañipadà ariyasaccaü)。

四聖諦是佛陀教法的根本,任何的善法皆為四聖諦所包攝。

 

苦聖諦 (dukkhaü ariyaccaü):簡稱苦諦。即揭示生命本質的真理。

苦,巴利語dukkha,由du(下劣的)+kha(空無的)構成。《清淨道論》解釋說:「此第一諦下劣,是許多禍害的依處;空無,並沒有愚人們所遍計的恒常、淨、樂、我之性。因為下劣故,空無故,稱為『苦』。」(Vm.2.530)

在《大念處經》中說:「諸比庫,何謂苦聖諦?生是苦,老是苦,死是苦,愁、悲、苦、憂、惱是苦,怨憎會是苦,愛別離是苦,所求不得是苦。簡而言之:五取蘊即苦。」

  根據《分別論》,苦聖諦是除了渴愛(taõha,屬於貪心所)之外的煩惱、不善法、三善根有漏法、有漏善法、有漏善不善法的果報、既非善不善和果報的唯作法,及一切色法(81世間心,51心所,28色)。(Vbh.206)

 

苦集聖諦 (dukkhasamudayaü ariyaccaü):簡稱集諦。即揭示苦生起的原因之聖諦。

集,巴利語samudaya,由saü(集合)+u(生起)+aya(原因)構成。《清淨道論》解釋說:「此第二諦以有其餘諸緣的集合作為苦生起的原因,這樣的集合作為生起苦的原因,稱為『苦之集』」。(Vm.2.530)

在經教中,苦集聖諦通常指渴愛(taõha)。如《大念處經》中說:「諸比庫,何謂苦集聖諦?此愛是再有,與喜、貪俱,於處處而喜樂,這就是:欲愛、有愛、無有愛。」

根據《分別論》,苦之因除了渴愛之外,還可以指一切煩惱、一切不善法、三善根有漏法和一切有漏善法。(Vbh.206-210)

 

苦滅聖諦 (dukkhanirodhaü ariyaccaü):簡稱滅諦。即關於苦的滅盡、渴愛止息的聖諦。

滅,巴利語nirodha,由ni(沒有)+rodha(流浪,旅行)構成。《清淨道論》解釋說:「因為在此並沒有被稱為輪迴流浪的苦的征途,一切之趣已空故;或已證得[滅]時,那裏便沒有被稱為輪迴流浪的苦的征途;也因與之相反故,稱為苦之滅。或作為苦的不生、滅盡之緣故,為苦之滅。」(Vm.2.530)

在《大念處經》中說:「諸比庫,何謂苦滅聖諦?即是那種愛的無餘離貪、滅、捨棄、捨離、解脫、無執著。」

 

導至苦滅之道聖諦 (dukkhanirodhagàminã pañipadà ariyasaccaü):簡稱道諦。即能夠達到滅苦的途徑、方法的聖諦。《清淨道論》解釋說:「第四諦因為以彼苦之滅為目標、朝向它而前進故;是到達苦之滅的行道故,所以稱為『導至苦滅之道』。」(Vm.2.530)

在《大念處經》中說:「諸比庫,何謂導至苦滅之道聖諦?此即八支聖道,這就是: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念處:巴利語satipaññhàna。念的住立(patiññhàti)或現起處(upaññhànaññhena)為念處(satiyà paññhànaü satipaññhànaü)。

有四種念處: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和法念處。

 

覺支:巴利語sambojjhaïga, 又作正覺支。正覺的因素或導向正覺的要素,稱為正覺支。(tassa sambodhissa, tassà và sambodhiyà aïgan’ti sambojjhaïgaü.)

有七種正覺支: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和捨覺支。

 

八支聖道:巴利語aññhaïgika ariyamagga,又作八聖道分,即聖道的八個要素。道(magga),即道路;導向正覺與涅槃的道路為聖道。

  八支聖道即: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和正定。

  北傳佛教多作「八正道」。

 

正見 (sammàdiññhi):見,巴利語diññhi,即見解,意見,觀點。若加上前綴即為正見,單獨使用則專指邪見。

  正見與智(¤àõa)、慧(pa¤¤à)、明(vijjà)、無癡(amoha)等同義,為慧根(pa¤¤indriya)心所的異名。

正見包括觀正見(vipassanà-sammàdiññhi)與道正見(magga-sammàdiññhi)兩種,但多數是指道正見,即對四聖諦的智慧。如《大念處經》說:「諸比庫,什麼是正見呢?諸比庫,苦之智、苦集之智、苦滅之智、導至苦滅之道之智。諸比庫,這稱為正見。」

 

正思惟 (sammàsaïkappa):思惟,即思索,思維,專注,為尋(vitakka)心所的異名。

有三種正思惟:出離思惟(nekkhammasaïkappa)、無恚思惟(abyàpàdasaïkappa)、無害思惟(avihiüsà- saïkappa)。《大念處經》中說:「諸比庫,什麼是正思惟呢?出離思惟、無恚思惟、無害思惟。諸比庫,這稱為正思惟。」

 

正語 (sammàvàcà):正確的言語,即遠離四種不正當的語言:妄語(musàvàda)、兩舌(pisuõà vàcà)、惡口(pharusà vàcà)、綺語(samphappalàpa)。《大念處經》中說:「諸比庫,什麼是正語呢?離妄語、離兩舌、離惡口、離綺語。諸比庫,這稱為正語。」

 

正業 (sammàkammanta):正確的行為,即遠離三種不正當的行為:殺生(pàõàtipàta)、不與取(adinnàdàna,偷盜)、欲邪行(kàmesu micchàcàra,邪淫)。《大念處經》中說:「諸比庫,什麼是正業呢?離殺生、離不與取、離欲邪行。諸比庫,這稱為正業。」

 

正命 (sammà-àjãva):正當的謀生方式。《大念處經》說:「諸比庫,什麼是正命呢?諸比庫,於此,聖弟子捨離邪命,以正命而營生。諸比庫,這稱為正命。」

 

正精進 (sammàvàyàma):正確的努力、奮鬥。

正精進通常指四正勤(cattàro sammappadhànà)。如《大念處經》說:「諸比庫,什麼是正精進呢?諸比庫,於此,比庫為了未生之惡、不善法的不生起,生起意欲、努力、激發精進、策勵心、精勤;為了已生之惡、不善法的斷除,生起意欲、努力、激發精進、策勵心、精勤;為了未生之善法的生起,生起意欲、努力、激發精進、策勵心、精勤;為了已生之善法的住立、不忘、增長、廣大、修習、圓滿,生起意欲、努力、激發精進、策勵心、精勤。諸比庫,這稱為正精進。」

 

正念 (sammà sati):念,即心清楚地了知對象;保持心對所緣念念分明、不忘失。正念的所緣通常有四種,即四念處: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和法念處。

如《大念處經》說:「諸比庫,什麼是正念呢?諸比庫,於此,比庫於身隨觀身而住,熱誠,正知,具念,調伏世間的貪、憂;於受隨觀受而住,熱誠,正知,具念,調伏世間的貪、憂;於心隨觀心而住,熱誠,正知,具念,調伏世間的貪、憂;於法隨觀法而住,熱誠,正知,具念,調伏世間的貪、憂。諸比庫,這稱為正念。」

 

正定 (sammà samàdhi):定,即心一境性(ekaggatà)心所,為心只專注於所緣的狀態。

經典中通常將正定解釋為四種禪那。如《大念處經》說:「諸比庫,什麼是正定呢?諸比庫,於此,比庫已離諸欲,離諸不善法,有尋、有伺,離生喜、樂,成就並住於初禪;尋伺寂止,內潔淨,心專一性,無尋、無伺,定生喜、樂,成就並住於第二禪;離喜,住於捨,念與正知,以身受樂,正如聖者們所說的:『捨、具念、樂住。』成就並住於第三禪;捨斷樂與捨斷苦,先前的喜、憂已滅沒,不苦不樂,捨念清淨,成就並住於第四禪。諸比庫,這稱為正定。」

 

 

五、禪修

業處:巴利語kammaññhàna的直譯,字義為「工作的處所」,即修行的法門,或修行時專注的對象。

有兩大類業處:

1.止業處(samatha kammaññhàna)為培育定力的修行方法,屬於增上心學。

2. 觀業處(vipassanà kammaññhàna),為培育智慧的修行方法,屬於增上慧學。

 

(samatha):意為平靜。為心處於平靜、專一、無煩惱、安寧的狀態,亦即禪定的修行法門。古音譯作奢摩他。

諸經論註說:「令諸敵對法止息為止。」(paccanãka- dhamme sametã’ti samatho.)(Ds.A.132; Ps.A.83)

在《清淨道論》中,把佛陀所教導的修習止的種種方法歸納為四十種業處:十遍、十不淨、十隨念、四無量、四無色、一想、一差別。

 

(vipassanà):又音譯為維巴沙那。為直觀覺照一切名色法(身心現象)的無常、苦、無我本質,亦即培育智慧的修行法門。古音譯作毗婆舍那、毗缽舍那。

諸經論註說:「以無常等不同的行相觀照為觀。」(aniccàdivasena vividhena àkàrena passatã’ti vipassanà.) (Ds.A.132; Ps.A.83)

在修行觀業處時,依據修習世間智直至出世間智而次第成就的觀智可分為十六種,即:名色識別智、緣攝受智、思惟智、生滅隨觀智、壞滅隨觀智、怖畏現起智、過患隨觀智、厭離隨觀智、欲解脫智、審察隨觀智、行捨智、隨順智、種姓智、道智、果智和省察智。

 

入出息念:巴利語ànàpànassati的直譯,又音譯作阿那般那念,安般念。ànàpàna由assasati(入息)和passasati(出息)組成,即入出息、呼吸。sati意為念,即保持心對所緣念念分明、不忘失。入出息念即保持正念專注於呼吸的修行方法。

  修習入出息念可以證得四種色界禪那。

  北傳佛教有時將之稱為“數息觀”。然而,根據上座部佛教的教學實踐,“數息”只是修習入出息念的最初階段,不能代表整個過程。而且,入出息念包括了由止到觀的完整修法,不能籠統地稱為“觀”。

 

禪相:巴利語nimitta。nimitta意為標誌,標記,徵兆。禪修時由於專注禪修所緣生起的影像為禪相。禪相由心想而生,屬於概念法。

  有三種禪相:遍作相(parikammanimitta)、取相(uggahanimitta)和似相(pañibhàganimitta)。

  在三種禪相中,四十種業處都可通過適當的方法獲得遍作相與取相,但只有十遍、十不淨、身至念與入出息念22種業處才能獲得似相,並且必須通過專注似相證得近行定與安止定。

 

不淨修習:巴利語asubha-bhàvanà的直譯。sabha意為清淨的,美的;加上表示反義的前綴a,意為不清淨的。bhàvanà意為修習,禪修,培育。不淨修習即取身體的厭惡不淨作為禪修所緣的修行方法。

  有兩種修習不淨的方法:1.有意識的不淨業處(savi¤¤àõaka-asubhakammaññhàna),又作身至念、三十二身分,即思惟有生命的身體三十二個部分厭惡與不淨的禪修業處。

  2.無意識的不淨業處(avi¤¤àõaka-asubha- kammaññhàna),又分為十種,即思惟無生命的身體(死屍)腫脹腐爛的十種不淨相(十不淨)。

修習不淨業處能鎮伏貪欲,也可以證得初禪。

  北傳佛教依說一切有部等所傳的「五停心觀」將「不淨修習」稱為「不淨觀」。「五停心觀」意謂五種停止心之惑障的觀法,即不淨觀、慈悲觀、緣起觀、界分別觀、數息觀。然而,根據上座部佛教,修習不淨業處屬於修止而非修觀。因此不能把巴利語asubha-bhàvanà訛作「不淨觀」。

 

四無量:巴利語catasso-appama¤¤àyo,即修習慈、悲、喜、捨四種無量心。由於修習慈等是對無量的對象而轉起,無量的有情是它們的對象,以所緣無量故為「無量」。(Vm.1.269)

四無量又作四梵住(cattàro-brahmavihàrà)。《清淨道論》中說:「當知以最勝處及以無過失性而稱為梵住。以對諸有情正確地行道故住於最勝。又如梵天以無過失之心而住,如此與這些相應的禪修者相當於梵天而住。故以最勝處及以無過失性而稱為梵住。」(Vm.1.268)

  祝願有情幸福快樂為慈(mettà);

  希望拔除有情之苦為悲(karuõà);

  隨喜有情的成就為喜(mudità);

  對有情保持中捨平等的態度為捨(upekkhà)。

 

慈心修習:巴利語mettà-bhàvanà的直譯,又作修慈,培育慈愛。mettà意為慈,慈愛;bhàvanà意為修習,培育。慈心修習即希望一切有情快樂的修行方法。

  修習慈心屬於四無量之一,又是四種保護業處之一。修習慈心能證得色界第三禪。

  北傳佛教依「五停心觀」將「慈心修習」稱為「慈心觀」。然而,根據上座部佛教,修習慈心屬於修止而非修觀。因此不能把巴利語Mettà-bhàvanà訛作「慈心觀」。

 

佛隨念:巴利語 Buddhànussati的直譯。禪修者思惟佛陀的九種功德:「彼世尊亦即是阿拉漢、全自覺者、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調御丈夫、天人導師、佛陀、世尊。」也可以只憶念佛陀九德中的其中一項功德,如「阿拉漢,阿拉漢……」。

此業處因為以佛陀的功德為所緣,只能達到近行定,不能證得安止。

 

三相 (tãõi lakkhaõàni):一切行法(有為法,世間法)皆具有的三種本質:無常、苦、無我。

  以諸行生滅變易故為無常(anicca);

  以諸行數數受到生滅的逼迫故為苦(dukkha);

  以一切法(包括世間、出世間法)並不存在可稱為「我」的實體故為無我(anatta)。

  北傳佛教有「法印」(梵語dharma-mudrà)之說,謂小乘經有「三法印」,即以「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三項義理印證各種說法之正邪,或再加「一切行苦」成「四法印」;又謂大乘經有「一實相印」云云。南傳上座部佛教並無「法印」之說。

 

 

六、道果

弟子:巴利語sàvaka,直譯作聲聞,意謂通過聽聞佛陀音聲言教而修行、證果的弟子。

如果依勝義諦,只有證悟道果的聖弟子(四雙八輩)才能稱為「聲聞」;但若依世俗諦,則包括只要受了三皈五戒的所有僧俗佛教信徒皆可稱為弟子。

 

入流:又作至流,四種聖果中的初果,為巴利語sotàpanna的直譯。sota, 意為流,河流;àpanna, 意為已進入,已到達。入流即已進入聖道之流,必定流向般涅槃。

《增支部·第十集》注中說:「入流者,為已進入聖道之流。」(sotàpannà’ti ariyamaggasotaü àpannà.) (A.A.10.64)

以上是就聖果位而言的。若就聖道位而言,巴利語則為sotàpatti。sota (流) + àpatti (進入,到達),中文也譯作入流。在聖典中也常作sotàpattiphala- sacchikiriyàya pañipanna, 直譯作「為現證入流果的已行道者」或「正進入證悟入流果者」。

入流聖道能斷除最粗的三種結:

①、執著實有我、我所、靈魂、大我、至上我存在的「有身見」(sakkàya diññhi,又作身見,我見,邪見,薩迦耶見);

②、執著相信修持苦行、祭祀、儀式等能夠導向解脫的「戒禁取」(sãlabbattaparàmàsa);

③、對佛法僧、戒定慧、三世因果及緣起的「疑」(vichikicchà)。

同時,入流道智也能斷除一切強得足以導致投生至四種惡趣(地獄、畜生、餓鬼、阿蘇羅)的貪瞋癡,以及所有尚未產生四種惡趣果報的惡業。因此,初果入流聖者不可能再墮入四惡趣。對於漫長的生死旅途來說,入流聖者已經走近了輪迴的終點,他們的未來世將只投生於人界與天界兩種善趣當中,而且次數最多不會超過七次。也即是說:入流聖者將於不超過七次的生命期間,必定能得究竟苦邊,趣無餘依般涅槃,絕不會再有第八次受生。

在聖典中常如此描述入流聖者:

ßtiõõ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sotàpanno hoti avinipàtadhammo niyato sambodhiparàyaõo’ti.û

「滅盡三結,成為入流者,不退墮法,必定趣向正覺。」

漢傳佛教依梵語srota-àpanna音譯作須陀洹、窣路多阿半那、窣路陀阿缽囊等。

 

一來:四種聖道果的第二種,為巴利語sakadàgàmin的直譯。為sakid (一次) + àgama (來,前來) + in (者, …的人)的組合。意為再回來此世間結生一次。

《中部·若希望經》注中說:「一來者,為回來一次。」(sakadàgàmã’ti sakiü àgamanadhammo.) (M.A.1.67)

《人施設論》注中說:「再回來結生一次者,為一來。」(pañisandhivasena sakiü àgacchatã’ti sakadàgàmã.) (Pp.A.34)

在《人施設論》中說:

ßKatamo ca puggalo sakadàgàmã? Idhekacco puggalo tiõõ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ràgadosamohànaü tanuttà sakadàgàmã hoti, sakideva imaü lokaü àgantvà dukkhassantaü karoti Ý ayaü vuccati puggalo `sakadàgàmã’.û

「哪一種人為一來者?於此,有一種人滅盡三結,貪瞋癡減弱,成為一來者,只來此世間一次即作苦之終結。這種人稱為『一來』。」(Pp.34)

一來聖者在初道時已斷了有身見、戒禁取、疑三結,於今又減弱了較粗的欲貪、瞋恚與愚癡,最多只會再回來此欲界世間受生一次,即盡苦邊。一來聖者偶然還會生起一些較輕的煩惱,但並不會時常發生,同時它們的困擾力已經很弱。

漢傳佛教依梵語sakçd-àgàmin音譯作斯陀含、沙羯利陀伽彌等。

 

不來:四種聖道果的第三種,為巴利語anàgàmin的直譯。為na (不) + àgàma (來,前來) + in (具有)的組合。意為不再返回欲界受生。

在《五部論註》中說:「不來者,名為對欲貪、瞋恚於心不動搖,以及決定性不會再從其世間退回來者。」(anàgàmã’ti kàmaràga-byàpàdehi akampanãyacittàya ca tamhà loka anàvattidhammatàya ca ñhitasabhàvo nàma.) (Pk.A.188)

聖典中常如此描述不來聖者:

ßpa¤cannaü orambhàgiyàn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opapàtiko hoti, tattha parinibbàyã anàvattidhammo tasmà lokà.û

「滅盡五下分結[10],成為化生者,在那裏般涅槃[11],不再從那世間回來。」

不來聖者因為已斷盡了能把有情系縛於欲界的欲貪與瞋恨兩結,所以不會受到欲界的煩惱力牽引而再投生到欲界。不來聖者若在今生不能夠證悟阿拉漢果,死後只會投生於色界或無色界梵天,並於其處證趣般涅槃。

漢傳佛教古音譯作阿那含、阿那伽彌等,也意譯為不還。

 

學人 (sekha, sekkha):又作有學。通常指已經證得入流等三種道果的聖者,因他們還必須繼續修學戒定慧三學、八支聖道,故為學人。

  《增支部》中說:「比庫,應學故,稱為學人。學什麼呢?學增上戒學,學增上心學,學增上慧學。比庫,應學故,稱為學人。」(A.3.9.5)

《相應部》中說:「比庫,於此,具足有學正見……具足有學正定。比庫,這樣才是學人。」(S.45.13)

有七種學人(satta sekhà):為作證入流果之行道者,入流聖者;為作證一來果之行道者,一來聖者;為作證不來果之行道者,不來聖者;為阿拉漢之行道者。

有時把善行凡夫也稱為學人。如《律註》中說:「凡夫之善者以及七種聖者,以應學三學故為學人。」 (Pr.A.45)

 

無學者 (asekha, asekkha):即阿拉漢聖者。因為阿拉漢聖者對所應修、所應學之法,皆已圓滿,更無所應學,故稱為無學者。

  《律註》中說:「已超越諸學法,住立於至上果,從此再也沒有更應當學的漏盡者,稱為無學者。」(Pr.A.45)

 

漏盡者 (khãõàsava):即阿拉漢聖者。漏(àsava),煩惱的異名。有四種漏:欲漏、有漏、見漏和無明漏。因為透過阿拉漢道完全地斷除了一切漏,故稱為漏盡者。

在《中部·根本法門經》注中說:「有四種漏:欲漏……無明漏。這四種漏已被阿拉漢滅盡、捨斷、正斷、止息、不可能再生,已被智火燒盡,因此稱為漏盡者。」(M.A.1.8)

 

 

七、非人

非人:巴利語amanussa,指人類以外的其他有情。通常指諸天、龍、亞卡、阿蘇羅、鬼、地獄眾生等,有時也專指禍害人類的鬼怪。

 

諸天:巴利語devatà,為輪迴流轉中的善趣之一。其果報比人類要殊勝,他們壽命長久,身體清淨光明,能飛行虛空,變化自在,常享勝妙快樂。

  在經典中,諸天通常指「六欲天」,即六種欲界的諸天眾。他們由下向上依次為:

1.四大王天(Càtummahàràjika,為守護四方的四大王天及其眷屬所居);

2.三十三天(Tàvatiüsa,古音譯忉利天。此天之主稱沙咖天帝);

3.亞馬天(Yàma,古音譯夜摩天、焰摩天);

4.都西答天(Tusita,古音譯兜率天、睹史多天);

5.化樂天(Nimmànarati,又稱樂變化天);

6.他化自在天(Paranimmitavasavatti,即魔天)。

  有時,諸天也包括比六欲天更高級的色界梵天、無色界梵天,以及一些較低級的地居天、空居天等。

  通過積累佈施、持戒等福德善業,命終之後可投生到天界。成就禪那者死後則可投生到梵天界。

 

四大王天:巴利語Càtummahàràjika, 六欲天中最低的天界。此天界為四大天王及其眷屬所居,故名。

  四天王分別守護著四方。他們分別是:

1.守護東方的為持國天王(Dhataraññha),統領甘塔拔;

2.守護南方的為增長天王(Viråëhaka),統領甕睾鬼;

3.守護西方的為廣目天王(Viråpakkha),統領諸龍;

4.守護北方的為韋沙瓦納天王(Vessavaõa),統領亞卡。

此四大天王既守護四方,也保護佛陀及佛弟子們。

 

沙咖天帝:巴利語Sakka devànaminda,直譯作沙咖諸天之主。沙咖,意為「能」,乃天帝之姓。為三十三天之主,居住在須彌山頂善見城(Sudassana)中的最勝殿 (Vejayanta),亦是佛教的護法主神。

漢傳佛教將之訛略為帝釋、天帝釋、釋提桓因。

 

韋沙瓦納:巴利語Vessavaõa的音譯,四大天王中的北方天王,統領亞卡眾。據說他的前世是位婆羅門,因樂善好施而投生為名叫古韋拉(Kuvera)的天子。後因統轄維薩納城(Visàõà)而被稱為「韋沙瓦納」。

北傳佛教稱之為多聞天王(Vai÷ramaõa,毗沙門),並尊奉為財寶神和佛教保護神。

 

甘塔拔:巴利語gandhabba的音譯, 意為食香、香陰、香行等。天界的音樂神,為東方持國天王之部屬。

古音譯作乾闥婆、犍闥婆、乾遝婆等。

 

甕睾鬼:巴利語kumbhaõóa的直譯。鬼類名,為南方增長天王所領之鬼眾。由於此類鬼眾的陰囊(aõóa)狀如甕形(kumbha),故得此名。

古音譯作鳩槃荼、恭畔荼等,意為甕形鬼,冬瓜鬼。

 

:巴利語nàga。為身長無足、類似蛇的有情類,多居住在江河湖海中,有呼雲喚雨之神力。有些也守護佛教。

 

亞卡:巴利語yakkha的音譯。非人的一種,是地位比諸天低但又具有諸天威力的一類鬼神,為北方韋沙瓦納天王所統領。

亞卡的種類極其繁多,有些是兇殘暴戾、能傷害人類的惡鬼,有些是依止山川樹木而居的樹神、地居天,還有些則是如有大福德、大威勢的諸天。在《中部·小愛行盡經》中,甚至把沙咖天帝也稱為亞卡。

漢傳佛教依梵語yakùa音譯為夜叉、藥叉等。

 

阿蘇羅:巴利語asura的音譯,為一種低等的天神。古印度傳說阿蘇羅經常與諸天發生戰爭,被金剛手天王(vajirahattha)打敗後退居到大海。阿蘇羅的首領稱為阿蘇羅王(asurinda),經典中較常見的有韋巴吉帝(Vepacitti)、拉胡(Ràhu)、巴哈拉達(Pahàràda)等。

  還有一種稱為隨苦處的阿蘇羅(vinipàtikàsura),他們屬於四惡趣之一,住在村落或樹林,常受痛苦煎迫,依賴村民丟棄的食物等維生。

古音譯作阿修羅、阿素洛、阿須倫等,意為非天、非同類、不端正、不酒等。

 


[1] 英文將這個詞翻譯得很準確: the Perfectly Self-Enlightened; the Perfectly Enlightened One; the Fully-Enlightened etc.

[2] 2007年11月間,臺灣觀淨尊者(Ven.Sopàka)蒞臨帕奧,筆者呈奉所編譯之《沙馬內拉學處》,尊者建言良多,囑編一《詞語匯解》。是乃此文之濫觴。

[3] 十大弟子的說法出自北傳《維摩詰經·弟子品》和《灌頂經》卷8。

[4] 目前有些學習原始佛教或南傳佛教者有兩種傾向:一、南北雜糅,諸家圓融;二、批評大乘,打倒北傳。這是某些華人信徒的「特色」,不能將之視同南傳上座部佛教。

 本文無意涉及任何一種傾向,只想透過譯釋巴利語詞匯來介紹傳統的上座部佛教。對於南北傳在某些名詞的音義出現不同之處,則在尊重北傳佛教的前提下列出其差異,有時也略陳其差異之因。

[5]「大乘」(Mahàyàna)一詞在整部巴利三藏及其義註都不曾出現過,它屬於梵語的專有名詞。

[6] 唐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卷3云:「舊云沙彌者,言略而音訛。」

慧琳《一切經音義》卷47云:「舊言沙彌者,訛略也。」

釋光述《俱舍論記》卷14云:「舊云沙彌,訛也。」

[7] 唐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云:「豈容不識齒木,名作楊枝!西國柳樹全稀,譯者輒傳斯號。佛齒木樹,實非楊柳!」

[8] 時分藥:有人將之訛譯為非時漿。巴利語yàma, 意為時分,即從一天的明相出現至第二天明相出現之間的時段 (一日一夜),並非僅指非時。

[9] 律註《普端嚴》解釋說:這裏的菜汁是指已煮熟了的菜湯。作為時限藥的葉子在做成食物之前榨成的汁是允許的。

[10] 五下分結 (pa¤cannaü orambhàgiyànaü saüyojanànaü):下分,意即連接到下界的;為投生到欲界之緣的意思。五下分結即前面所說的三種結,再加上欲貪結和瞋結。不來聖者已斷除了這五種下分結。

[11] 成為化生者,在那裏般涅槃 (opapàtiko assaü tattha parinibbàyã):不來聖者已排除了胎生等三種生,只會化生為梵天人,並在梵天界那裏般涅槃。

发表在 巴利戒律藏 | 留下评论

巴利语字母表

巴利语字母表

 

母    音

子        音

 

     长

 

     音

硬  音

软        音

 

 

 

喉  音

 a  à

e

 

 

 o

 k kh  g gh  ï    h  

口盖音

 i  ã    c ch  j jh  ¤  

ü

 

 y

反舌音

       ñ ñh  ó óh  õ r, ë

齿  音

   t th  d dh  n  l  s

唇  音

 u  å    p ph  b bh m    v  

 

 

注:

1、巴利语字母的部分发音与汉语拼音和英语的读音皆有一定的差别,不能直接用汉语拼音或英语的读音来拼读巴利语。

2、五群的子音之中,有硬音、软音、鼻音。硬音和软音又各有无气音和送气音。送气音的发音是在无气音后再加上h。例如:khandha = khan + dha

3、ï不能单独存在,它在子音k, kh, g和gh四音前,用作鼻音。例如:saïgha = saï + gha

4、¤在c, ch, j, jh和¤的子音前用做鼻音,也可单独成为¤a, ¤i, ¤u, ¤o等音。

5、“ñ”群是反舌音,将舌尖放在口盖的顶上而发出t, th, d, dh, n。

6、õ在ñ, ñh, ó和óh之前,也用作鼻音,或当作单独音,但õ音不会置于语首。单独音õ是在n音之前作为r和ñ群等反舌音时,受到反舌的影响而变成õ音的。

7、“t”群属于齿音,是将舌端置于上颚前面牙齿的齿根而发出的声音,近于英语所发音的d, t, n等。

8、“p”群属于唇音,是从闭着的上下唇之间发出来的声音,近似于英语的b, p, m等。

9、其次,在非群子音中的y, r, l, s和h的发音同于英语。ë是l的反舌音,v相当于英语的v或w,所以va发音为wa或va。

10、ü被称为抑制音(niggahãta)。此字可写成§或ü,也可用鼻音字“ŋ”表示。ü可用以代替五群中的鼻音,在其他子音前作鼻音,或用于语尾,但不做为单独音置于语首。子音ü和ï的发音相同。

11、当子音y用于其他子音的后面时,则它被发音成i,例如:

ney = nei; sey = sei; may = mai

12、双子音:遇到一个词当中有两个子音连在一起时,两个子音必须分开发音:前一个子音与它前面的元音一起发音,后面的子音与它后面的元音一起发音。如:

saïgha = saï + gha; dhamma = dham + ma; metta = met + ta; tattha = tat + tha; labbhati = lab + bha + ti

发表在 巴利戒律藏 | 留下评论